广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压之下的硅谷创业者坚持是成功的理由

发布时间:2020-06-28 11:28:06 阅读: 来源:广告机厂家

导读:尽人皆知,硅谷是高科技领域的创业天堂,这里不但云集了无数家科技巨头和投资机构,还具有得天独厚的人材优势。

尽人皆知,硅谷是高科技领域的创业天堂,这里不但云集了无数家科技巨头和投资机构,还具有得天独厚的人材优势。多年来,我们看到包括谷歌和Facebook在内的数十家创业公司在这里诞生、成长并成功走向世界,那末究竟是什么样的动力推动硅谷以如此快的速度前进呢?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发文对此进行了分析,文章从一些普通硅谷创业者的角度讲述了创业之路的艰辛、自己所面临的巨大压力和坚持下去的理由。以下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每一个工作日的清晨5点半(或更早),身在旧金山的瑞安?胡佛(Ryan Hoover)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并开始耽忧自己公司的前程。胡佛是硅谷新创公司Product Hunt的创始人,这家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成功进行了两轮风险投资,其业务主要是通过自家的网站和iPhone客户端为用户推荐一些新奇有趣的运用,这些运用多由Product Hunt的技术人员首先发现并迅速发布出来。通常情况下,胡佛会在早上7点半左右发出自己的第一封运用推荐邮件,最晚不超过8点钟。

我在睡觉的时候仍有许多人在使用Product Hunt,如果我不把这些事情弄清楚就会很着急,胡佛说道,留着棕色头发的他今年27岁,说起话来很是柔柔,他在年仅12岁的时候就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一个发布笑话的网站,这个网站当年让胡佛赚了10美元。

Product Hunt在去年上线,胡佛当时以电邮时讯的方式将其告知自己的朋友们。有传言称今年5月,Product Hunt在第二轮融资中取得610万美元的投资,公司估值到达2000万美元。虽然有很多投资者比较看好Product Hunt的前景,但是新的投资也带来了新的耽忧。

胡佛拿出自己的iPhone并打开一款运用查看公司网站的流量,这是我常常做的事情,他盯着屏幕说道,看到了么?现在让我倍感压力的就是网站流量从上周开始已下落了10个百分点。该网站目前有1.5万访客在线。胡佛不知道行将到来的假期会不会继续拉低网站的流量,如果从逻辑上讲,他没必要过量担心这些东西,但他还是极为关注这个数据,现在我们拿到了投资,就更应当加倍努力了,他说道。

新一轮淘金热

如今全球范围内的高科技产业都在蓬勃发展,但旧金山和附近的硅谷无疑是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不管是旧金山湾区(Bay Area)的开放式办公室,还是郊区的科技园区,工程师和高管们正在不遗余力地发明着人类的未来。这里有许多人在创造着数十亿美元的财富,也有许多人在经历了入不敷出的为难以后草草收场。

这其实就是一股新的淘金热,不是么?57岁的程序员帕西?普莱斯(Patsy Price)说道,他此前曾在一家比较严格的编码学校进修,如今正在旧金山发展。据了解,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毕业生从事金融服务业的比例已从2006年的42%下降至2013年的27%,而从事科技行业的比例则从同期的7%涨到了18%。

除哈佛以外,其他顶级大学的毕业生就业情况也出现出类似的情况,至于身在硅谷之中的斯坦福大学就更不用说了,该大学每一年要为硅谷的企业贡献大量人材。高盛在去年曾鼓励那些年轻的高级职员在周末多休息少加班,这其实也是试图留住年轻人材的一种措施。

但是,在鲜明亮丽的硅谷以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辛苦。比如旧金山湾区的大部分创业公司到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许多公司的产出也远远低于投资者的预期。哈佛商学院教授什克哈尔?戈什(Shikhar Ghosh)估计称,有大约40%的新创公司以资产清算而结束,还有高达80%的新创公司难以实现预期的投资回报率。类似谷歌和Facebook这样能够取得巨大成功的创业公司可谓凤毛麟角,而投资者将这类能够取得巨额回报的投资称之为独角兽。

以支持青年创业而著称的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表示,即便是那些创业成功的企业,也曾经历过所谓的痛苦低谷期。在这段时期中,最初的投资兴奋期已度过,人们愈来愈看中投资的可行性。另外,与上一轮科技投资热潮相比,软件的分发情势已产生了巨大变化,从以往的光盘转变为现在的云端下载,而这也意味着全部行业的发展速度要更快,而创业者的压力也要更大一些。

安然接受失败的苦果

托克?克鲁斯(Toke Kruse)和联合创始人在两年前仅带着行李箱来到旧金山创办了一家名叫Billys Billing的会计软件公司,克鲁斯在家办公,他住在新创公司比较集中的SoMa地区附近的1栋新建的公寓楼中,家里的装修很是简单,一个玻璃茶几和一个放着毛绒玩具熊的沙发。克鲁斯没有工资,只是靠1些小项目保持生计。两年来,克鲁斯和他的公司并未取得向往已久的成功,类似我这样的创业者在硅谷坚持下去的压力是相当大的,他说道。

Billys Billing并不是克鲁斯创办的第一家公司,他在丹麦开过量家公司,有的活了下来,有的则没有挺住。根据克鲁斯的介绍,他在2005年曾创办过一家图片分享公司,但不幸的是,当时拍照还没有像现在的智能手机一样无处不在,最后也以失败而告终。

不过这种情况对许多创业者来讲都是家常便饭了。对这种情况,其实还有个专用的缩略词,新创孵化器公司The Monkey Inferno的首席执行官沙安?普里(Shaan Puri)说道,也就是WFIO,也就是我们玩完了(were f***ed its over.)的意思。一旦到了这个时候,全部创业团队都需要安然面对,不管是对自己、对团队还是对投资者,大家都不要气馁,同时也一定弄清楚究竟产生了什么事。

现年26岁的普里是在参加过一次名叫《致富》(Getting Rich)的大学讲座以后选择加入到硅谷的创业大潮中的,根据他的回想,当时有多位具有实战经验的企业家在讲座上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历,这个讲座本来是他在医学院的学习中的调味料而已,但没想到却促使他放弃了成为1名医生的计划,转而向创业者的方向努力。The Monkey Inferno目前已取得英国企业家兄弟迈克尔?博奇(Michael Birch)和西奥奇?博奇(Xochi Birch)的支持,他们曾在2008年将自己所创办的社交网络Bebo出售给AOL的交易中获利数亿美元。

普里的Inferno具有一个非常豪华的办公室,配有大厨、推拿室和酒吧间,在这里,一款新产品从概念到原型面世只需6周时间,固然,大部分产品终究都归于失败,少数产品能够小有成绩。Inferno希望能够孵化出一款大获成功的产品,为此他们积极进行着各种尝试,比如目前就对下一款产品重新发布的Bebo俏皮消息运用寄与了厚望。

我们也其实不认为失败就是好事,我们只是很清楚失败对于新创公司而言是比较正常的事情,普里说道,在遇到失败以后,他们马上会重整旗鼓,继续进行下一个项目,我曾还在这类时候跟大家开玩笑说你们要不要把代码打印出来然后一把火烧掉?他们固然不会这样做,而是以积极的态度讨论问题出在哪里和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普里认为Inferno目前的一些产品创意在未来完全有希望取得大的成功。目前公司的所有员工和运作资金都由博奇兄弟提供支持,所以他们会团结一心地将失败取得的教训留在公司内部,而不会任由团队成员散乱地关注其它新项目。相对单一的创业团队而言,Inferno的这类独特的内部管理机制在一定程度上下降了风投给公司带来的压力,让一些团队能够没必要过量担心资金问题,而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产品研发上。

在考夫曼基金会开设创业课程的梅格?海尔士伯格(Meg Hirshberg)介绍说,大部分创业者能够在事情变糟的第一时间感觉到,创业者的这类感觉常常是公道的,他们时时刻刻都与自己的公司联系在一起,梅格说道,通常情况下,他们的生活和工作也没有明显的分界线。

创业者窘境是最近在硅谷地区引发公共讨论比较多的话题之一,但它常常又不适合在出现在庆祝成功的场景当中,虽然大家都知道失败乃成功之母。海尔士伯格介绍说,创业者通常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强调自己遭受过的压力,即便是那些获得成功的创业者,这不仅仅是广泛存在于该行业中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创业者更担心的通常是他的员工、投资者和客户可能会因此而感觉到公司所遇到的麻烦,进而选择离开。

知名新创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最近撰写了一篇广为传播的博客文章---《创业者的懊丧》,奥特曼在文章中鼓励与Y Combinator达成合作的创业者将自己所遇到的问题说出来,而不是独自硬撑着去解决。这篇文章在Y Combinator的官方论坛、Facebook和Twitter等媒体上收到热捧和大量好评,不管你所做的事情价值何在,你都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奥特曼写道,你无需因此而感到惭愧。

营销软件公司Moz的创始人兰德?费舍金(Rand Fishkin)所撰写的一篇文章也非常火,他在这篇文章中描写了由于一个新项目的失败,自己辞去公司CEO以后与抑郁症进行抗争的进程。当年身背50万美元债务和金融危机都没能击垮他,但一款产品的失败就已让他感觉到自己确切做得不好,而公司也必须进行改变,但此时的他已无力再证明更多。

当费舍金将这篇文章在Hacker News上发布出来以后,马上收到了大量评论。在我所收到的邮件中,大部分人表示他们有过类似的经历,诸如我们曾具有过,并为此奋斗过云云,费舍金说道,有许多公司的开创人和CEO肩上的压力都非常大,他们总是担心自己的企业会由于种种原因而下降投资者和客户的信心。

当时他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来自风投的压力,费舍金说道,虽然他的投资者和董事会都是非常善解人意的,但取得风投的支持其实不仅仅是一种成功,还意味着这家公司能在压力之下继续获得成功,乃至是更大的成功,这对一家新创公司而言是很有挑战性的。

公司实现增长并不能满足预期,由于这是必须的成长,只有实现高增长才能满足预期,费舍金说道,他的公司在2012年取得大量风险投资,虽然公司在当时成长顺利,但他们仍希望扩大产品线来取得更多的用户,从而满足投资者预期。

Moz通过出售17%的股分取得了1800万美元的风险资金,普通投资者期望从Moz身上取得10倍收益,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弄清楚这家公司能在未来数年内发展成甚么模样,由于10倍的投资收益率看起来确切相当不可思议,费舍金说道。

Product Hunt的亨特表示,硅谷创业者所面对的压力有一部分来自外界对他们创业进程的延续关注,而有些创业者可能并没有做好迎接这些关注的准备,如果你没做好准备,就表明自己还欠点火候。亨特说道。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创业者达纳?塞佛逊(Dana Severson)在其创办的众筹公司Wahooly失败后耿耿于怀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塞佛逊是土生土长的明尼苏达人,他来到旧金山实际上是想碰碰运气,因而就与一名前谷歌的员工联合创办了众筹孵化器Wahooly,但是这个平台在一个月前却未能如约上线,缘由居然是塞佛逊一直未能找到一名称职的开发人员。

失败后的懊丧反而让塞佛逊诞生了另一个想法,这个想法终究被证明是相当成功的。他所创办的Startups Anonymous如今已成为创业者们匿名发表抱怨、耽忧和压力的热门站点,根据塞佛逊的介绍,自今年1月以来,Startups Anonymous已聚集了超过700个创业故事,而这个网站目前所需的运营资金有自己的另一个盈利项目提供。

在推出了Startups Anonymous以后,塞佛逊发现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创业者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缺少各方面的知识,比如一家失败的新创企业所需要承当的债务问题等。这其实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毕竟有许多年轻的创业者都是首次进入如此的专业领域,30多岁的塞佛逊说道,他们在招聘、管理和运营方面都欠缺经验,所以必要的时候可能不能不将自己假装成经验丰富的老手。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商学院教授迪恩?谢菲尔德(Dean Shepherd)认为,创业者稍显复杂的身份也会给其带来压力,相对创业者来讲,大公司的高管们要轻松许多,他们可能会被解雇,但他们的积蓄足以让他们生活无忧,同时合适他们的公司也不可能会完全消失。

谢菲尔德还指出,创业者常常会将自己逼得很辛苦,同时还会在应当放弃的合适时候苦苦坚持。如果你只是研究那些成功的创业者,就可能会堕入他们过于乐观和自信,然后就取得了成功的思惟怪圈中,而此时你可能并没有注意那些由于创业失败而流离失所的创业者身上的经验。

希爱力混合双效片

超级希爱力双效10片150元

印度双效希爱力价格

减肥的最快方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