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催眠将邪智暴虐的女帝变成御宅社团公主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20 11:43:47 阅读: 来源:广告机厂家

【-1-】

今天跟以往那些令人忧郁到极,又沉闷又麻烦的清晨不一样。

我把一张特别的名片放进名片盒里面,一边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着在完成这东

西之前,不,更加更加久之前,直到昨晚还在妄想的东西。

「呼嘻嘻嘻。」

失礼了。

没想到脑内涌出的各种物质会就此从口里溢出。

将特殊名片放到盒子最上方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勃起了。

让长裤也熊熊拱起的好兄弟今天就能从处男毕业了,肯定很高兴。请再稍等

片刻是也,乖孩子。

「我出门了~」

我以生平未曾发出过的清澈叫喊对母亲道别,向着大学前进。

今天既没有视奸女子高生们的裙下春光,也没有作甚么百合情侣的妄想,因

为在下已有心仪对象是也。

抵达大学后,我马上确认她是否出席课节。

自小学以来一直同校同班的她今天也有好好的上课是也。

我没有扬声,而是默默从远方观望。

她四周被一群打扮奢华的朋友们包围着,正在笑着跟她们谈天。

「果然很漂亮啊……」

「住手是也。于在下等人而言那女人可乃魔物啊。」

「是啊,阿拓被『转校』了耶?」

自高校以来一直保持友好的两名御宅同件拍拍我的肩。

我没有对那劝阻我远离危险的话感到生气;相反,想象到之后发生的事,我

不禁笑了起来。

「怎么了啊?很恶心是也。」

「终于坏掉了吗。看看这个冷静下来吧。」

误以为我重伤的朋友拿出手机,画面上显示的人物是现在热衷的情色游戏女

主角。那个有着及肩黑发,脸上露出小恶魔微笑的成年女孩以我的『嫁』……可

是今天开始就不同了。

「似乎冷静下来了呢。看着雪之下同学看得发痴不难理解,可是我等御宅绝

对没可能的啊。」

「在下等人乃生于二次死于二次……终生御宅的汉子是也。」

「谢谢你们啊。可是……嘻,呼嘻嘻嘻。」

果然笑得停不下来。

跟同窗谈笑风生的你。

一直憧憬着的你。

雪之下阳乃。

今天……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讲义结束之后,我趁着休息时间开始跟踪雪之下同学。

她一直被同学们包围的,我连搭话的机会都找不到;可是我知道,她跟其它

同学上的课不一样所以要独自离开,这也是雪之下同学唯一孤身独处的时间。

「那么掰啦阳乃。」

「嗯,待会儿~」

你看。

我尾随着独自一人的雪之下同学。

啊勒?奇怪了,怎么不是前往教室啊。

雪之下同学慢慢走向没有人影的走廊,在那边只有部活大楼,这段时间可根

本没人会前来的啊。

我就这样跟踪着她,理所当然的四周也只余下我跟她了。

「——吶,你还要跟踪到甚么时候?」

雪之下同学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彷佛冰锥般冷硬的声音刺入耳里,掩藏在黑发间的耳环闪闪发亮。

「咦!?」

「……你从刚刚开始,就在跟踪我了对吧?」

「呃,咦,那个……」

她双手环胸一边盯着我一边靠近。

比我高出不少的身姿令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怎么了?想趁机袭击我嘛?要叫警察也可以喔,如何?」

「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说!」

「那是怎样?」

虽然快要把我吓到尿失禁了,可是这里绝对不能退缩。

反过来说,这是机会啊。

跟雪之下同学独处,而且她把注意力放到这边来了,不能错过这机会!

「咦,呃咦啊,嗯,那个,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的话可不会摆出这种态度吧?还是说你认为自己是我必需认识的重要

人物呢,御宅同学?」

她对我的认知就只有那么浅白的程度吧。

她肯定不会记得,小学开始我们就同班了啊。

可是她知道我是个御宅,还是令我莫名的感动了一下。

「我的爸爸啊,跟雪之下同学的父亲是工作上的伙伴,所以那个……」

「爸爸的?」

「噫啊是的!这,这这是名片……」

别急,不能紧张,让她看到名片就成了。

边把手上的东西颤到掉落地上,我从怀里掏出名片盒双手递给雪之下同学。

接过名片后,她就把视线从我移到名片上面。

「明明是名片字却那么多……看到名片的人会陷入催眠……状……态……」

这可不是普通的名片。

这其实是看到最后就会自动陷入催眠状态的特殊名片啊。

我偷瞄了一下,就确认了雪之下同学手拿名片,呆立在原地。

「呼,哈哈哈!嬴了!我成功啦!雪之下同学GET!」

「……GET……」

「噫啊!?」

陷入催眠状态的她会自动重复我的话。

可不能胡乱说出不对头的东西。

「我现在要对雪之下同学发问了。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

真令人伤心啊,我明明已经跟她同校同班超过十年了耶。

可是这些也是想定范围内,我没事的,重头戏现在才开始。

「那么……雪之下阳乃,你将会深深爱上我!噗咕咕咕说出口了啊我……」

「……我会,深深爱上你……」

「而且当我对你以外的人表示亲切时你会非常妒嫉!可是不能攻击喔,你会

跟对方呃,争宠,总之就是表现自己才是比较好的那种感觉!」

「……你对我以外的人示好时会感到妒嫉……攻击禁止……争宠……我才是

比较好的……」

双眼毫无生气,表情也相当僵硬,她的嘴巴缓缓张合,重复着我的话。

催眠真是厉害啊。

「争宠时就算再害羞都要好好做喔。比起羞耻心,都把女子力点到恋爱上的

那种感觉。」

「……争宠时再害羞的事也会做……比起羞耻心……恋爱点满女子力……」

她到底有没有弄清楚呢。

不过都在覆读了,应该没问题吧?

「呃,以防万一问下,雪之下同学除了我以外,应该没有男朋友或是喜欢的

人对吧?」

「……没有……」

令人安心啊。

「那么我呢?」

「……你是……我喜欢的人……是……恋爱对象……」

很好,似乎她依照指令理解我的身份了。

「总而言之这样就OK了呢。阳,阳乃酱变成深爱我的女孩,咕嘻嘻……」

我不禁叫唤了雪之下同学的名字。

心脏好像要爆炸似的急跳不停,宝贝也随之硬涨起来,我慌忙深呼吸镇压它

的欲火。

呼,呼,呼,呼……

嗯,不行。

虽然勃起完全压抑不了但也没所谓了吧,反正都来到部活大楼了也省下不少

功夫。真感激雪之下同学主动协助我完成这大计哪。

「现在解释催眠状态。可以回复正常啰,呃,阳乃酱。」

直呼其名甚么的还是不行啊!

「……沼田、耕太同学?」

「是啊,我是沼田,沼田耕太。前阵子雪之下同学跟爸爸一起的时候我有前

来打过招呼的,你记得吗?」

「那个……对不起。」

她露出了充满歉意的表情对我说着。

那个雪之下阳乃居然对我道歉了。

「我跟你从小学就一直同校同班耶?」

「咦……是这样子吗……真的很对不起,我完全没有印象……」

她看起来很认真的尝试回想,但是完全没能记起任何事的样子。

被那样子深刻地忽视还真够呛的。

可是,可是啊,她那个表情看起来就是对我怀有很强烈的感情呢。

「沼田君,真的很对不起喔。从今天起,要是能跟你好好相处,我会很高兴

的~」

「唔,唔嗯,雪之下同学不认识我这种家伙也不奇怪啦……」

「别这样鄙视自己嘛。对了,告诉我关于你的事吧~你喜欢甚么东西啊?」

活脱脱变了个人似的雪之下同学靠向了我那副没人想要窥望的尊容。

因为她比我高的关系,身子屈下来就把胸口的觅沟暴露在我的视界里。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果然雪之下同学是巨乳!而且绝对是美乳啊!一定没错!

「吶~吶~不要使坏啦~告诉我嘛~」

她摇晃肩膀时胸脯也在一晃一荡的,咕嗯嗯嗯嗯!

能够把这样的美人变成女朋友实在是太棒了!

「那个,动画跟游戏甚么的……雪之下同学有接触过那些东西吗?」

怎么可能接触过呢。

这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啊。

「嗯~~怎么说呢……可是如果是你喜欢的东西,我也有点感兴趣喔~」

果然哪~

雪之下同学会作出这种反应也是预料中事。

「要到部活大楼逛逛吗?啊,我喔,参加了动漫系的社团,要是在那里的话

我可以告诉雪之下同学我喜欢的东西喔。」

「可以吗?我不会打扰你们?」

「当然可以啊!雪之下同学的话可是大欢迎呢!」

「谢谢~」

完全陷入我的催眠控制,雪之下阳乃彷佛变成了天使一样对我绽开满面的娇

美笑容。

当我踏出脚步时,雪之下同学就跟我并肩走样。

此刻彷佛真的结交女朋友一样幸福。

【-2-】

沼田耕太君喔……虽然他说跟我念同一间小学,不过这是真的吗?

对着这类男生我都好好的保持不亲近不疏远的暧昧距离,可是真的完全没有

印象哪。虽然说爸爸们有工作来往,可是我也没看过他。

不过,他既然那样说,应该没错吧。

虽然说不上赎罪,不过对他的态度可以再热情点呢。

毕竟啊,这种——貌似被叫作恶心御宅——没甚么沟通能力而且相貌不甚雅

观的男人绝对是絮絮叨叨毫不干脆,会作出恶心言行的类型嘛。

稍为招呼下应该就会满足了。

看,他现在又盯着我的胸脯了。

像个笨蛋一样。

喔,不是好像,他根本就是笨蛋吧?而且是个对女性毫无免疫的处男呢。

我也没有男性经验,可是男女间在这方面可是差天共地的啊。

「话说回来,社团通常是做甚么的?」

只是并肩漫步,他的心脏应该也要爆炸了吧?

「观赏动画,攻略游戏片,啊,游戏是指工口游戏甚么的……」

「工口游戏?」

听都没听说过呢,是电玩的一种吗?

「简单来说,就是跟女孩子谈恋爱然后和她们做爱的游戏啦。」

恋爱?在游戏谈恋爱?

不,的确有听说过有这类型的游戏存在。

好像沼田君这种喜欢动漫的男生都会享受跟游戏里的女性角色谈恋爱……换

言之就是类似翻看被编程好的剧本之类的感觉。

「是,是喔~?不止谈恋爱,还能够做爱吗?」

甚么做爱,明明只是游戏啊。

那不就跟说自己看过情色影带之后就脱处男了一样吗?

「啊,我们到了。」

这甚么地方?

在这渺无人烟的脏旧地方居然真的有社团活动室啊。

动画跟工口游戏甚么的,尽是沉迷在这些东西里的变态御宅把这里当成自己

的巢穴还真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请,请进。」

「打扰了……」

紧张到声音都打颤了,真是恶心。

……哼嗯~比想象中整洁呢。

我还以为御宅们用的房间一定会满地垃圾,但是看起来似乎时常有清理呢。

DVD跟书刊都好好整顿在架子上,计算机看起来也很干净。

「呼嘻嘻嘻,那么~今天也来努力冲游戏进度吧~」

「咦?」

等等,你怎么直接就跑去打开计算机了,明明应该先招待我这个客人吧?真是

的……御宅就是这样子才没有沟通能力啊。

『瓦尔基雅?罗曼传? 耕太君,今天也多多指教喔?』

画面里面,冒出了一群穿着跟少女漫画近似的制服的女孩子。

似乎就是要跟她们『谈恋爱』了吧。

她们的身体线条都漂亮得夸张,胸脯又大,腰却很纤幼,裙摆还好像被看到

内裤也是理所当然似的飘啊飘的……现实里根本没可能嘛。

「刚刚的是?」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刚刚按LOAD键时,叫唤了名字呢。

「这个?嗯,很厉害对吧!这个喔,能够让女角念出玩家的名字啊!我就让

她们都直接叫我的名字了~」

「是喔~」

虽然我不算很熟悉这些,可是这功能倒也很厉害呢?

毕竟,这个有负责演绎角色声音的人对吧。那不就要让她们在配音时也把这

些称呼都念出来了吗?

为了那些御宅居然还得作这么麻烦的事情……真的,好恶心。

「那,你最喜欢的是谁?」

「喜欢的?嗯~也就是我的『嫁』嘛。那样的话……」

『嫁』……哈啊……饶舌起来了呢……

御宅遇上跟嗜好有关的话题都会说个不停,这原来是真的呢。

不过……金发,绿发,粉红色,还有银色……发色相当抢眼呢。不过长相这

么夺目的女角为甚么会跟这种男人交往啊?

「我的嫁就是绘里香桑了~」

「这个女孩?你喜欢年上系的嘛?」

绘里香出现在拟似学校的背景前面。

虽然被画成金发大胸脯的女孩子,可是说话方式跟气质看起来就是二十多岁

的女性呢。

从游戏的感觉看来应该是高校,可是那个毫不现实的谈吐口吻跟身材,怎么

看也是御宅的妄想产物呢。

『相当抱歉,为了摆脱大家不得不耗上些时间。让重要的……你……不,让

耕太苦等良久是身为恋人的我太差劲了,请你原谅我。』

那样说话的女孩不存在啦。

「努呼~没这种事喔~绘里香桑~」

对着画面说话了……

……这种图像哪里好了啊。

『那个,作为迟到的赔罪,容我听取你的素求吧。你想我作甚么?』

『选项:』

『>>接下来去约会吧』

『>>没必要』

『>>在这里舐我的肉棒』

原来如此,这样子进行选择呢。

不过选项只有三个,这样子就是玩游戏了吗?这样的话多玩几遍不就全部都

选完通关了嘛。

「努呼,那么应该是『在这里舐我的肉棒』了呢。我要看绘里香桑的超淫贱

口交啊~」

他刚刚说甚么了?

淫贱?口交?应该不可能吧。

这个剧情看起来就是在学校里,而且还是站在校舍前面耶。

『耕太……是吗,你在期待我的口淫侍奉啊。唔嗯,既然如此便前往那边的

草丛吧。在那里我会好好舐你的阳物??』

哈啊!?这甚么!?

绘里香脸颊微红地说出不知羞耻的台词之后,画面就变成漆黑一片。

刚刚还站着,下一秒画面就映着草丛,镜头也往下挪动了。

随着鼠标点击声,双膝跪地的绘里香很不自然地闪现在本来没有人的位置。

「吶,难不成接下来……」

「啊,抱歉,雪之下同学,我要准备撸管了。」

「哈啊!?」

我不禁惊呼出声。

毕竟这怎样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沼田君在绘里香出现在画面之后就马上脱掉裤子,还……还把男性器掏出来

了!

讨厌啦……男人的阴茎居然是这么恶心的样子,而且看起来好粗……

记得日本人平均长度是12还13公分嘛?沼田君的那里,怎看也有17甚

至18公分啊……

……有点男子气慨呢。

『那么耕太,请接受我的侍奉吧……啊……嗯……啾噜噜喔喔喔喔喔??』

『呜啾唔唔唔唔?? 唔噗?? 啾嗯啾呜嗯嗯嗯??』

『唔?? 啾,啾噗,噗啾噗啾??』

让人以为是少女漫画角色的绘里香把嘴巴嘟起,不断吸吮着马赛克。

声音听起来完全不是啜拉面那种状况能够比较的下流,不管如何想象也没法

令人联想到这是吸吮男人的阴茎的声音。

「呜嘻~~!绘里香的超淫贱口交太爽啦!」

沼田君喜欢这种调调的吗。

他点击一次画面,绘里香那猥亵的声音就从计算机响起。

换言之,绘里香正在吸吮着沼田君的阴茎呢。

「呜呵!喔喔!撸超爽啊,能被绘里香这种美人舐肉棒实在太幸福了~」

『耕太的肉棒?? 就算是我的口淫都那么兴奋勃起了吗。』

「当然~!」

『吶,我再舐下去可以吗?唔啾噜噜噜?? 呜啾?? 啾啾啾??』

「喔喔喔~!」

不知怎的,看起来总觉得沼田君跟计算机屏幕连系了起来。

他明明如同刚刚所说只是在自慰,但是却彷佛真的享受着虚构的绘里香口交

侍奉一样。

看着看着,总觉得有点生气。

我明明就在旁边,沼田君的眼睛却一直盯住计算机。

「吶,吶,沼田君……」

「怎么了吗?」

「沼田君,对现实的女孩不感兴趣吗?」

阴茎套弄得发出响声了,没大碍吧?

还是说,因为对象是绘里香才那么舒服?

「有兴趣啊。可是绘里香是我的嫁呢。」

又是那甚么意味不明的嫁。

把根本不存在的女孩子当成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不能把那种东西扔一旁对我注目一下吗?

这样子的话我也动真格啦!

「哼嗯~老婆呢~吶,沼田君,我的话能不能当沼田君的嫁啊~?」

看,这是你刚刚一直想偷窥的乳沟啊。

现在多给你些福利啦!

沼田君很快就用着完全说不上偷窥,甚至把腰挪过来双眼盯着我。

不过在3秒之后,他就回头继续点击画面,重新投入绘里香那边了。

『啾啾啾啾?? 我最爱耕太的大肉棒了?? 舐这么大的肉棒令我好兴奋??』

『嗯啾啾?? 噗啾噗啾?? 呜嗯啾?? 呼呼,这大肉棒我不会给别人的??』

这女人甚么意思啊。

想独占沼田君吗?

只是个游戏角色你给我闭嘴啊。

「努嘻嘻~!果然绘里香是我最棒的嫁啦~雪之下同学,不好意思,我要准

备泄给绘里香了~」

「泄给……哈啊!?你是指,要对绘里香射精了吗?」

「嗯,我这种御宅对着绘里香这种工口游戏女角撸撸射射很速配对吧?」

为甚么要问我啊?这是你们恶心肥宅们擅自决定的吧?

可是……明明我在旁边却要泄给计算机游戏……沼田君的阴茎……这不就很浪

费了嘛。

「沼田君喔~是处男是不是~?」

「呼噫!?是,是的没错……」

「没用过自己双手以外弄是不是~?」

身为大学生应该不会光顾风俗店,更别说他外貌不单很处男而且挺丑的。

他还那么用力点头,难不成是有点期待了?

最喜欢的绘里香的口交声还在响,套弄的手却停下来了喔?

「我替你弄弄看吧?上下套弄沼田君的阴茎……说不定干脆连口交也……弄

出很,淫,贱,的声音……」

诱惑处男真的很麻烦呢。

可是,我相~当的清楚喔。

我现在触碰他停下手不套弄的位置,然后他就乖乖的缩手了……你看,他手

缩得有够快的呢~

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硬硬勃起的阴茎一颤一颤的被闲置起来啰~

一边溢出臭臭的汁,一边颤颤抖抖的,真可爱??

「沼田君的阴茎啊,比想象中还长呢,而且烫烫的~你真的是处男吗?」

「真,真真真真,处男的!」

忽然又畏缩起来了呢。

这边明明都OK了,拿点气慨出来直接把我推倒就好了啊,恶心肥宅真是很

被动呢。

可是这阴茎真的很粗很长啊,单手套弄有点辛苦呢。

「明明是处男却那么硬喔?? 好棒喔~又硬又挺?? 吶吶,我跟绘里香哪边

比较好?」

「绘,绘里香……」

似乎问这个太早了一点呢。

连视线都错开了,不过你现在连最喜欢的绘里香老婆都不敢望啦?

这不就是等于默认被我套弄肉棒感觉更加舒服了嘛?

「吶~吶~告诉我嘛~要怎么才能令你的阴茎……大肉棒更加舒服呢?我可

是个处女,甚么都不会喔~」

「雪之下同学居然是处女!?」

「咦?嗯……是喔……」

呜哇好恶心,肉棒不要跟着一起颤啊。

难不成因为我是处女所以就把我当成对等立场了?因为我是处女所以自己比

较尊贵?

稍~~为耍狠点好了。

「呜噫!?」

哎呀手指用力捏下去了,敏感的肉棒很痛是不是?抱歉喔。

可是不快点回答的话,龟头要被指甲戳下去啦。

「吶~回答我嘛~要怎样才能让沼田君的肉棒舒服啊?我处女不清楚啦~」

「呜噫!遵,遵命!那个,唔呜!从根端往最上面稍为用力撸动就对了!」

腰跟大腿都颤抖起来了,也太兴奋了吧?

虽然还没射精,可是这样子支持不了多久喔?

「这样嘛?肉棒,撸撸?? 沼田君的勃起大肉棒撸撸?? 吶,我的手指舒服

嘛?人家的处女手淫没问题嘛?」

肯定很舒服吧,老实回答也没问题喔。

「超舒服的!呼喔喔喔,喔呼!」

「我倒不怎么舒服哪,沼田君的声音……来嘛,我会再努力撸的,把能够令

你舒服的方法都全~部告诉我嘛?」

男人的肉棒原来是那么容易沾湿的喔。

手指都被弄得黏稠稠的好像要溶化一样,而且很臭,这阵味道不会感染吧?

手掌稍为用力抓紧,可是肉竿只是微微凹了凹,仍然硬挺挺的。倒不如说是

太硬了,喷了一跳。

「好想,好想被绘里香那种口交侍奉!」

「哼嗯~你原来想我发出那种不堪入耳的声音舐你的肉棒喔~?」

我伸长舌头,把嘴膣暴露在他的眼底。

虽然绝对不会做,可是我说甚么都不会输给那种女孩,而且沼田君的反应也

相当好,稍为给点好处也……嘛?

「哎,哎呀,那个,被雪之下同学这样的美人口交会很舒服可是喔呜!」

这算甚么回答?

明明好像那些恶心肥宅一样不知羞耻地说『请舐我的肉棒吧』就好了。

你肯说,我马上便会舐啊。

露出那么爽的表情,很想被我舐对吧?

来,手淫感觉如何?

这可是我这个美女大学生的处女撸管服务喔~?

天天看动画玩色色游戏自慰的变态肉棒是不是很舒服啊~?

「噗啾噗啾的,声音真是响亮呢。吶,吶,我的撸管服务就这么舒服嘛?」

男人的气味真强啊。

只是随便嗅嗅,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干脆来替你口交吧?我能够比绘里香弄出更厉害的声音喔~虽然只是处女

的首次口交啦~」

「呼呜呜呜呜!呜呜呜,呼唔唔唔!呼唔唔唔唔!」

你倒给我回话啊。

还是说,已经没余力回话了?

那么,很抱歉,绘里香要输给我了啰?

「那么……唔~啾??」

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口交居然奉献给这个恶心肥宅的肉棒,可是沼田君感觉

好像真的很舒服,而且肉棒还这么大……也没所谓吧。

「努嘻——!雪之下同学为我舔了——!?」

没必要那么惊讶嘛,口交甚么的也很普通了啦。

「啾噜!唔,啾……男人的肉棒,原来是这样的味道啊……又烫又硬,而且

还那么臭……可是倒令人有点着迷呢,啾!唔啾,唔,咕唔,啾,咕噜……」

对男人来说,安坐椅子上享受肉棒被舐的时候,应该很幸福吧。

对象还是我这种漂亮女孩,该感谢祖宗了呢。

这边可是相当麻烦喔?只是含着肉棒就好像要烫伤似的,而且肉棒的臭味让

人只是嗅一下就感到下腹部火热起来了。

不过,这跟我是处女应该没关吧?

「唔呜,啾唔……!哈啊,哈啊……沼田君的肉棒好棒喔……唔唔,啾,啊

嗯,啾……咕噜!啊啊……居然这么坚挺地勃起,难不成你想告诉我,绘里香那

种比较令你舒服嘛?唔,啾唔唔……!」

「绘里香?咦,那个……」

「难道现在你还想说游戏的女角比较好?」

总不会到了这关头才说出那种话吧。

「唔,啾嗯!啾,咕噜,啊唔,啾!唔啾,啾,唔嗯嗯!唔,啾……沼田君

难不成还隐瞒了甚么可以更加舒服的方法吗?可别跟我说,你为了绘里香在立甚

么处男牌坊喔?」

就是这样。

肯定有比口交更加喜欢的东西吧?

「那……那么……」

你看,真的瞒着我嘛!

快说啊,我要告诉你雪之下阳乃才是最棒的!

「足交……」

「咦?」

「想被脚踩着肉棒磨蹭……雪之下同学的,那个……袜子……」

恶心肥宅为甚么都那么变态呢。

用脚踩着磨蹭甚么的,这不是相当脏吗?而且袜子……我穿了整个早上,袜

子可是沾满汗水的啊。

「不行吗?我,我,我很喜欢足交的……可是绘里香的工口剧情都没有,所

以那个……」

「哼,哼~嗯……你深爱的绘里香老婆都没有为你足交过喔~」

「是啊!」

这样子就换我领先一段了呢,画面里的绘里香小姐。

可是,被随便要求说依言行事,不太情愿哪~

「那么你乖乖要求我做啊……唔,唔,啾噜啾噜啾噜!嗯,啾!快说『请踩

着我的处男棒棒磨磨』喔~」

反正地板有好好打扫应该不致于不卫生,也没所谓吧。

我脱下鞋子检查脚掌有没有闷着发臭。

不过,还真的是有点气味了呢。

虽然并没甚么臭味,可是身上有甚么污点似的感觉令我难以接受。

「雪之下同学!请踩着我的处男棒棒磨磨吧!我,我好想跟雪之下同学的脚

脚交配!」

……真的把我吓呆了。

跟脚脚交配是甚么东西啦。

「来,看到嘛?这是我的脚掌喔……」

我把穿着黑色长袜的脚掌递出去时,马上感觉到鼻息吹来。

虽然异样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可是肉棒反应很不错,也就是沼田君也对此

有反应了嘛。

可是感觉有点不爽呢。

「努呼喔喔喔喔!?」

我踩下去了。

用我的脚掌,朝着他的脸庞。

「如何啊~?早上闷到现在有点臭,真的不好意思喔?说起来我脚掌已经闷

出汗来,不过没差吧~?」

长这么矮太好了。

又丑,又矮,脚那么短,而且那么肥……沼田君的优点真的只有肉棒呢。对

比下来肉棒看起来又长又粗壮呢~

嘛,要不是这样我才不会变成这模样呢。

「好,好棒……哈啊哈啊……」

鼻息超重的,好恶心啊。被踩就这么好嘛?

绘里香可办不到这种事吧?这样下去我就嬴了啰?

可是不能大意,得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把沼田君抢过来才行。

「说起来啊,沼田君喜欢校服之类的吗?」

「呼喔?」

「绘里香,穿着校服不是嘛。明明是那么成熟的女孩却穿着校服,总觉得你

喜欢那种调调呢~」

穿着外套式校服的绘里香凝固在画面动也不动。

沼田君选上我之后没再点击,只余下BGM不断重复。

「喜欢啊……那个,以前看过雪之下同学穿着总武高校的校服……呃……然

后我就撸了……」

哎呀,这,这不就是用我当幻想对象自慰吗?

让人有点高兴啊……

「嗯~居然吐露这种真情告白了啊……用我穿校服的样子自慰……哼嗯~」

我一边踩着他的脸,一边掏出手机。

「啊,雪乃酱?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可以嘛?」

『我很忙的。』

真无情的回应啊。

姐姐那么需要帮助,稍为会变通也可以嘛。

「怎么啦~帮点忙好嘛。这可是姐姐的求助喔。回老家一趟,把我以前的校

服送过来就好……这样而已,好嘛?」

『你在说甚么……那种事情……』

沼田君不能说话喔。

来,张嘴,让我把脚掌放进去。

这是你最喜欢的臭汗袜子喔,这奖赏很棒是不是?

「哼嗯~那么我就找比企谷君跟隼人……」

『我明白了。那么,送到哪里?』

「真不愧是雪乃酱呢。送到姐姐的大学门口就好啦!」

『……哈啊。』

哎呀,怎么叹气呢?为了保护比企谷君跟隼人可得加把劲喔?

「那,那个,雪之下同学?」

「嗯~怎么啦?被脚掌踩脸开始觉得不够了?」

「不不不是这样,超舒服的……那个,校服……」

「总武高校时的校服,我还留着喔。沼田君喜欢的话我就穿给你看……你不

喜欢?」

稍稍将体重压往他看看好了~

「努喔喔喔喔!太感动了!雪之下同学穿,穿那件,校服喔喔喔!」

也是呢~

肉棒一颤一颤的好想射精的样子……不过这样下去似乎会很辛苦,而且也得

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对着绘里香,而是对着我射精这个事情……稍为认真一下吧~

「躺在那边吧~」

他就好像我的奴隶一样顺从地躺下。

要是稍为反抗些,倒是比较有玩弄的手感啦,不过肉棒都那么难耐了也没所

谓了呢……

「这样子可……甚!?这这这这,雪之下同学的内裤!」

「如何?裙底,以前看过嘛?」

我用脚夹着他的脑袋站了起来。

身为处男肥宅的沼田君一定没看过女孩子的裙下春光呢。

来,看清楚,陷进肉里的内裤如何喔~?

肉棒的反应看起来很不错呢。不过兴奋过头射精了我可不管喔。

「模,模型玩偶的话我看过!」

「那甚么……啊啊,那个架子上那些女孩子玩偶?哼嗯~是喔~那么这样的

如何?」

我揪起裙子让内裤全面暴露,然后慢慢将腰往下挪。

终究不能在这里脱掉内裤呢。

那么,用屁股把他的视线全部盖过去~

「呼喔!雪之下同学的,大屁股!内裤超陷进去的!呼喔喔!喔喔!屁眼也

在颤抖!呼喔喔喔!」

「你在说甚么鬼话!我要生气啰?」

「呜唔喔喔喔喔!」

真是完全不体贴呢,让我忍不住用屁股狠狠压下去了。

……哎呀,我这不就白担心了嘛。

沼田君真是的,被人一屁股骑在脑袋都会那么兴奋,真是超级变态的~

「啊,正好,你的脸就这样充当我的椅子吧。然后……赏你足交喔。」

把闷出汗臭的双脚抬起,我的体重集中在屁股上,保持身体的平衡。

然后,我把硬勃直指天花板的肉棒用带着湿汗的双脚踩下去,开始以脚窝夹

住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咻咻,咻咻】

「感觉有点不好弄呢……」

【咻咻,咻咻】

「感觉很舒服似呢。如何,我在为你足交喔?屁股也离你这~么近,你可以

再舒服些喔?」

脚窝被透明的汁液弄得湿淋淋了。

似乎差不多要射精了呢,可是该怎么办……更用力的套弄吗?

【咻、咻、咻、咻】

好像不太对呢,那么也来动一动屁股吧。

挤啊挤,撸啊撸,挤啊挤,撸啊撸。

……这样看来不错呢,肉棒也一抖一抖的,反应很强。

这么有感觉,也就是对我有意思了嘛?真遗憾啊,绘里香。沼田君似乎已经

选择我了呢?

「呼唔唔唔唔唔唔!!」

「啊嗯??」

真是的,不要对屁眼喷气嘛!我这不就发出奇怪的声音了吗!

这恶心肥宅!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咕呼嗯嗯嗯嗯!!」

「这甚么,让人好上瘾喔……沼田君,唔唔??」

用力套弄肉棒时,屁眼就传来热烈的吐气,这不就好像连我也变成了变态似

的嘛?

可是,这好棒。

再来啊!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呼喔喔喔喔!啊啊!呜喔喔喔喔!」

「要射了喔!可以喔,快,快点射精!」

我的双脚开始调整节奏。

在肉棒猛颤着传来脉动时,我用脚窝踩下去同时提起腰枝。

感受着屁眼传来阵阵热风似的吐息,沼田君的肉棒在我脚底一抖一抖地激起

强烈的脉动,喷出大滩精液。

「终于射精了呢,沼田君……??」

【-3-】

「呀哈啰~雪乃酱~」

「姐姐……这种事情,能不能别让我去做?」

发现在大学正门手持包包等待的雪之下雪乃,阳乃好像起舞似的跑了过去。

雪乃露出一副深受困扰的神情,以及跟平常无异的困惑语调。

至于阳乃在接过包包之后,则是露出了好几年都没有展露过,打从心底绽放

的娇美笑容。

「发生甚么事了吗?」

「嗯~?甚么都没有喔~?可是……嘛没甚么。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有事情

会报告呢~」

到底报告甚么,雪乃完全猜不透。

交到她手上的总武高校校服有甚么必要,她亦没法理解。难道是大学有甚么

节目需要用上吗。

可是,她的姐姐高中毕业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现在才需要用上校服也没

道理。

越是细想,她就感觉距离真相越是遥远。

「校服,谢谢啰,雪乃酱。」

「啊,嗯……」

「那么我要走了,你可以回家啦。」

姐姐转身走回大学里。

虽然没有闸门挡住,但是雪乃没有跟着进去。

看到姐姐那兴高采烈的样子,她只能皱起眉头盯着其背影……

*****

*****

*****

「呼呼,哼哼~哼哼哼~」

说起来穿上这套校服已经是毕业典礼时的事情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

雪乃酱送来的校服虽然有好好保存,可是太久没穿感觉有点不合身呢,可是

衬衫跟外套穿上身也没甚么问题。

在部室直接更衣的话对沼田君的刺激太强了,而且给他惊喜感觉比较有意思

的样子呢。

我走进部活大楼的女厕换上校服。

虽然久久没穿,可是雪乃酱我常常都看到,自己也不时到总武露面,倒也没

甚么怀念跟感慨呢。

「有点紧呢,不过我也没变胖啊……」

身体的维持我作得很小心。

紧凑的部份是胸口跟屁股,这应该说我身为女性的魅力更强了吧。

那么。

我望向镜子。

虽然没有现役JK那么纯朴可爱,但是似乎仍然很行啊。这个模样,就算是

碎碎念『绘里香是我的嫁』的恶心肥宅也会认为我更好看吧。

我再次来到部室。

应该不用敲门了吧?也不用很抢眼地亮相,随便走进去就好。

「久等啰,沼田君~」

用稍为带点羞涩的口吻打招呼,我马上就看到坐在计算机前待机的沼田君了。

「我穿校服的样子,很喜欢对吧?怎样?」

「努哗喔啊!?好,好棒,那个……超合身的!雪之下同学,那啥,超级漂

亮!」

「是喔?谢谢~」

以前上学时虽然有全部扣好,可是现在我故意把最上面两个钮扣松开了。

画面里的绘里香虽然也是把钮扣全部扣上,但是这样子的话胸口的风光比较

吸引……等等又是绘里香!?

「啊~沼田君又跟绘里香……吶~我在这里的啊,把她忘掉嘛~」

画面里的绘里香每被点击一次就变得脸颊通红。

从剧情进展看来,似乎现在是要做爱了。

虽然我不太懂这些游戏做爱时怎么样,可是这样子真的舒服吗?

『好啊,耕太……跟我,那个……插穴吧??』

这怎么可能啊,女孩子说插穴甚么的。

这样诱惑人做爱也太古怪了,男人都喜欢这种调调吗。

不过……沼田君,似乎很喜欢呢。

都已经掏出那粗壮的肉棒开始自慰起来了。

刚刚明明才让我作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却用别的女孩自慰,太差劲了。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耕太?? 呜喔喔喔喔?? 啊喔?? 喔喔喔喔??』

『小穴,子宫被撞进来了?? 耕太的肉棒?? 插我了?? 呵喔喔??』

这甚么东西……

画面里的绘里香被肉棒插进性器了,可是她的呻吟怎么这么猥亵啊。

让女孩子发出那么不堪入耳的声音真的会舒服吗?

说起来,之前口交的剧情也是差不多的感觉呢。明明长相那么漂亮,却把嘴

巴嘟起跟章鱼似的,弄出一堆猥亵的声音。

虽然说我刚刚也是那样……可是现在这个肯定不会啦。

「绘里香的超淫贱做爱不管看几次都那么好撸啊~」

说是做爱,这只不过是点击鼠标自慰而已嘛。不过我这样子说他应该会很生

气呢。

「吶~沼田君~只是这样嘛~?随口赞两句就完了嘛~?」

总而言之,我才不会输给游戏里面那个绘里香的。

要让沼田君重新注目我。

我把身体靠向了正在努力套弄肉棒的沼田君,他很快就把视线从画面上面挪

开了。

果然。

只知道计算机屏幕里面存在的绘里香,怎么可能感受过真实女性的体香跟柔软

触感呢。

来,沼田君,这是胸脯喔~

「努喔!雪之下同学!?」

「吶~别看绘里香了,看着我啊?? 我特意把你喜欢到用来幻想自慰的校服

也带来了耶~」

「呼喔!雪之下同学,我,我啊啊!?」

「肉棒硬成这样~不过绘里香可不会为你作这种事对嘛?好像这样套弄肉棒

甚么的……嗯呼呼……」

沼田君的肉棒真的很厉害呢,只有这里显得充满男子气慨啊。

我一边为他上下套弄,一边对他耳朵吹气。

「努嘻嘻嘻嘻!?」

「我喔,对沼田君有点兴趣啊。不然才不会干这种事呢……吶,要是你能够

跟我约定,不对我以外的人作色色的事……现在画面里绘里香在作的事,我也能

够为你作喔……」

他又一次望向计算机。

不过已经跟刚刚完全不同了。

朝我手掌传来阵阵脉动的肉棒彷佛在说着『好想做爱』一样焦急。

我的小穴也已经湿了,快点说出口啊你~

「雪之下同学……」

「叫我『阳乃』吧……耕太??」

被男性直呼名字恐怕是我人生第一次呢。

啊啦啊啦,耕太君似乎也OK了嘛,肉棒亢奋到一跳一跳的。

「阳乃……我想插你的穴……」

「可以喔,不过这椅子能让我们坐上去吗?」

「咦!?那个……我想应该可以,吧?」

我让他背对计算机,然后把手伸进裙底将内裤脱下。

画面里的绘里香仍然穿着校服,但她却没有穿内衣裤,换言之耕太君最喜欢

的那种超淫贱做爱就是这种感觉了。

「内裤想怎么样?」

我把内裤在耕太君眼前露了露,让他决定怎么处置。

看着黑色内裤嘴巴一张一合的耕太君怎看都似是没法好好回应了呢。

那么嘴巴不需要了嘛?

好,来喔~

「呜唔喔喔喔!?」

「这是你最喜欢的雪之下阳乃昨晚一直穿着到现在……刚刚挤在你的脸上磨

蹭……跟屁眼紧密接触过的内裤喔?是不是很美味?」

「呼嗯!呜唔唔唔唔!」

内裤塞进嘴里之后,他就发出了跟猪一样的叫喊声。

可是他的肉棒反应很激烈,也没有把内裤吐出来,毕竟我把它塞进去之后就

缩回手了,他要吐出来随时能吐,但他却开始舐弄我的内裤……真是变态呢。

「耕太君,弄懂了吗?我现在可是没穿内裤的喔。」

总武高校的裙子还真短呢。

虽然也是因为我的身材相当不错,可是只要稍为揪起裙摆,就被看个一清二

楚了呢。

可是我没担心,毕竟每晚都有好好修毛呢。

「呼唔唔唔唔!唔呼!唔唔!」

「鼻息都那么激烈了……在看胸脯之前,想先看小穴吗?」

我只有展露过内裤给他看。

明明还没接吻却先让他看小穴了,没问题吗……会不会太痴女了点呢……

可是,画面里面那个绘里香已经跟他『做爱』了不知几次,现在可不是犹豫

的时候。

「稍为冷静点喔。要是想看胸脯的就点头1下,想看小穴的话点头2下。」

「……呼呜唔唔唔唔!唔!唔!」

点头两次了那么也没办法了呢。

耕太君真是好色啊。

「要先看小穴甚么的,真是恶心肥宅啊。」

我把裙子揪起时,他的眼睛马上红火充血。

我把双脚稍为……不,张开到跟肩膀一样的阔度,慢慢把身子往下。

耕太君可喜欢这种猥亵的姿势了呢。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将内裤弄得充满口水那么兴奋,你到底想怎么啊。

不过这么一来,我就变成领先的那方了呢,绘里香。

那么再来给点好处吧。

我保持揪起裙子的动作,用手指掰开性器官。

连我自己都觉得下半身的轮廓很漂亮,肯定没问题的。

「看喔~这可是难得留下了处女膜的小穴,要好好看清楚喔?平常可没机会

观赏这么漂亮的处女小穴喔~?」

「努喔喔喔喔!!」

看来已经兴奋到最高潮了呢,不过可不允许你自慰喔。

明明我在眼前却要自己套弄个舒服,这样的男人要不得喔~

「住手,耕太君已经不用自慰了喔。负责套弄肉棒让你舒服的人是我啦。」

「嗯呼!呜嗯!」

当我抓着他的手时,他就发出了猪叫,肉棒也跟着抖了抖。

原来那么想要了啊。

不过恶心肥宅的性欲都很旺盛,要说当然也是当然的呢。

「啊~嗯,鼻息都吹过来了,你很喜欢处女?喜欢小穴?还是……我呢?」

要是选我的话,我一定很高兴。

可是……因为被耕太君这种恶心肥宅喜欢而高兴的我好像也有点变态呢。

「呼啊!哈啊,哈啊,阳乃!」

「怎么了嘛?」

「我,我喜欢阳乃啊!虽然小穴,处女小穴也很喜欢!可是我一直都很喜欢

阳乃的!爱到好想现在就干你的小穴啊!」

讨厌啦,你说甚么啦……

处男肉棒硬成这样子拼命告白甚么的……

「好想插穴!求求你了!请阳乃你被我插小穴啊!我没法忍耐了!绘里香甚

么的怎样都好,我超想干阳乃的小穴啊!」

挑逗作战成功了呢。

对好想做爱没法忍耐的处男御宅作出诱惑,实在是简单过头了呢……

「那么坐在椅子上吧。耕太君的处男肉棒,接下来就要跟我的处女小穴做爱

了啰??」

「是~!」

要是我不维持这下流口吻的话耕太君肯定会外遇的。

耕太君坐好之后,彷佛要方便待会做爱似的让肉棒朝着外侧高挺。长度果然

有17公分以上呢。不,说不定……18公分吗,还是更长呢……

常常听说交到男朋友时都会炫耀肉棒多么长,那么耕太君当男朋友的话说不

定也不错……唔嗯,我想要他当男友??

「那么来做爱吧,耕太君??」

我把裙摆夹在衬衫跟裙子之间,这样一来我甚么都不用做,就能够暴露我的

处女小穴以及漂亮整洁的阴毛了。

耕太君真是的,都完全没望向我的脸,现在我的表情明明已经变得跟小穴一

样淫荡了嘛!

「就让我来替这根明明很粗壮却仍然是处男的大肉棒告别童贞吧~??」

两脚蟹肢式地跨在上面,我让小穴凑向肉棒。

用手指触碰时,那阵温热感跟男人味都跟刚刚完全不一样呢。

这么粗壮的大肉棒就这样插入我的处女小穴一定很危险……不过既然我那么

喜欢他,也没问题吧?

「要插啰,耕太君??」

「嗯!阳乃来吧!呼嘻!」

这种时候也露出恶心肥宅的淫笑模样,真是完全不体贴呢。

小穴早就湿透了,所以肉棒慢慢挤进去。

跟我刚刚主动掰开时比起来,现在我的大阴唇被撑得更开,刚刚用手摸时没

能完全体会到的粗壮感从小穴传来。

耕太君的肉棒果然很厉害……!

「唔……啊啊……慢慢,来……那么粗,直接插到底的话……呜……会很辛

苦呢……」

「没问题喔,阳乃毕竟是第一次做爱嘛。而且我可想好好把你的处女小穴插

个彻底呢。」

「唔唔……真是对不起呢……」

你其实很想一口气插到底嘛。

明明就好想象那些色色的游戏一样作着只顾自己舒服的做爱,肉棒都又硬又

涨的勃起了却在忍耐,耕太君真是的……

龟头完全插进去了。

彷佛被拳头挤进下半身似的那么粗壮。

可是我完全没感到痛苦,反而因为感受到耕太君正在享用我的小穴而由衷地

高兴起来。

跟喜欢的人做爱原来是这么舒服的吗!

「啊嗯……真是的,耕太君,现在还不能动喔~」

「嗯!」

抓到空隙就想趁机动起来,还真的是好想做爱,忍耐不下去了呢。

毕竟是男人,活脱脱就是精虫冲脑的感觉啊。

我压下腰身,处女膜逐点被撕裂。

好痛,很痛,痛到我都几乎要发疯了,可是看到耕太君一脸舒爽的样子,就

算再怎么痛我都可以忍耐。

「唔……啊,咕……!」

「努…………努嘻……」

「看~处女膜完全被插烂了啦……呜……耕太君的肉棒也告别处男了呢~」

虽然很辛苦,可是这样子说出口,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对啊,阳乃!」

——视界扭曲掉似的歪斜起来。

——肩膀被抓住的时候,小穴感受着的肉棒触感也慢慢消失。

——连意识也逐渐……

「咦!?怎么!?你到底是……痛!?噫,啊,这到底是甚么回事!?」

「哎呀怎么了吗~?阳乃刚刚明明主动舐我的肉棒,还把处女奉献给我了不

是~?」

「啊,咕呜!啊啊,不要!我为甚么会跟你这种……!?」

这个死肥宅在说甚么蠢话。

我怎么可能会跟这种恶心的玩意做爱?

我的小穴被填个满满的也……噫!?

我,我真的在跟这恶心的肥宅做爱……到底是甚么回事。

「你给我放手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呼嘻嘻嘻,你叫破喉咙也没用的喔。这个时间不会有任何人在这附近出现

的,啊啊~~阳乃的处女小穴插起来真爽啊!我的处男肉棒如何?吶吶,到底如

何啊?」

「好痛!不要!住,啊,噫噫!甚……甚么?噫喔喔喔喔!」

不要一直往里面撞!被撞到我会发出奇怪的声音的!

对着这种恶心肥宅为甚么会发出这种感到舒服的声音了啊。

不行,不可以的,小穴明明还在流血腰却开始动了。

「噫,啊啊,咕噫,噫啊啊!不拔出来的,呜咕,的话!叫,叫警察喔!我

杀了你喔!」

「咦咦~这样不行吧~阳乃明明也很舒服啊。看~」

小穴深处被重重顶起。

「咕呜——!?」

明明毫不甘愿,小穴却喷溢出爱液。

而且,破处的剧痛在被肉棒抽插时一下下的缓和起来,甚至传来阵阵充满幸

福的舒服快感,脑袋也逐渐没有整洽这恶心肥宅的念头……

……为甚么,会这样……

「呜嘻!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处女做爱,要好好感受喔!」

「啊,啊呜!不要,往里面顶,噫……死肥宅!噫喔喔喔!咕噫,居然对我

做这种事……啊啊啊啊!」

我扭腰想揍他,却好像主动奉献小穴似的不小心让腰身下压了。

当我再次想要动手,我的腰却居然朝旁边扭动。

我的身体,跟我的思考完全不一致!

——破处之后会回复自我,但是身体完全没法抵抗。

——被肉棒抽插会感到非常舒服……不单抵抗,拒绝也不行比较好呢。

在哪里听过似的声音在脑袋里响起。

完全不想听到的声音在脑袋里不断重复响起。

——想要强行抗拒的话就会迎合肉棒顶到最深处。

——高潮之后,就会真正的爱上我。

——很爱很爱非常的爱,爱到无可奈何,变得极度想要受孕。

对啊……

是这样啊……

「不要……」

「雪之下阳乃的小穴敏感度变成1000倍~」

「这甚么……」

完全没法弄懂这甚么意思。

可是从身体里涌起奇怪的异常感觉却很清晰。

仅仅是感受到肉棒插进身体里,便涌起阵阵幸福以及恐怖。

「啊,因为是处女所以你应该不清楚,总之就是比自慰时舒服1000倍这

样啰。被顶到最里面会高潮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你爱上我也是理所当然……对

吧,阳乃?」

「不要……不……」

抵抗的话,拒绝的话,身体就会主动让肉棒顶到最里面……

感度变成1000倍……高潮就会爱上对方……

「喔喔喔啊喔啊啊喔喔喔啊啊喔啊喔啊啊啊啊喔啊啊????」

喜欢……

最喜欢沼田耕太了……??

「我喜欢你?? 我最爱你了?? 吶,你喜欢我吗?」

爱液好像失禁一样溢出,表情也因为绝顶而不堪地扭曲,双脚颤抖不停动也

不能动,可是我最爱耕太君了。

为甚么呢?

因为抵抗了吗?因为拒绝了吗?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

因为我最爱最爱的就是沼田耕太了??

「啊?? 啊嗯?? 肉棒好舒服?? 耕太君的肉棒太舒服了?? 吶~阳乃的小

穴怎样?舒服嘛?处女小穴来的喔??」

「努嘻!真爽!我最喜欢阳乃了!这种事不用问啦!喔喔喔喔!」

「噫喔喔喔喔?? 最里面被肉棒顶到,啊,噫喔喔喔??」

理性维持不下去。

耕太君的肉棒撞在小穴尽头而已,我就感到满心幸福。

其它事情怎样都好。

耕太君可是我的肥宅男友,我的小穴的老公男友啊。

「我有事情想求阳乃,可以嘛?」

「怎么啦?甚么也,噫?? 会听你的喔?? 啊噫??」

现在明明说甚么都会唯命是从的说。

耕太君真是个绅士呢。

「我想你喊出绘里香那种超淫贱没品的呻吟声啊。我超喜欢的,让女朋友噫

喔噫喔地喘息着高潮甚么的~」

真是猥亵的要求啊。

那么不堪入耳的呻吟,怎么可能自己叫喊出来啊。

「……耕太君很喜欢那种呢。」

「嗯!」

绘里香仍然显示在计算机屏幕上。

那个讯息框里面还显示着一句句让人说不出口的猥亵娇呻台词……

「呵喔……」

羞死人了。

自己这样子呻吟根本办不到啦。

「我听不到啊阳乃!啊,对了,因为没在做爱所以叫不出来嘛?嗯嗯,我也

要加把劲呢,喔啊!」

不,不要往最里面顶……

「咕喔喔喔喔?? 呵喔喔?? 不要顶?? 要泄,咕喔?? 喔喔?? 啊啊,呕

喔?? 唔唔唔?? 啊?? 噫?? 喔?? 唔呕?? 啊啊喔啊喔喔啊喔喔????」

被最爱的人插到小穴深处。

不管再害羞也会发出淫贱猥亵的叫声。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太爱他了嘛。

「耕太君的大肉棒插进,咕喔?? 唔?? 小穴好舒服喔?? 最里面那个地方

也麻痒到忍不,噫?? 噫嗯嗯嗯嗯????」

「唔哇,好没品的淫贱叫声啊,阳乃连这样猥亵的呻吟都很好听!」

那满布痘痘跟口水的恶心嘴脸看起来越来越可爱。

肉棒粗壮得那么有男子气慨,肚子肥肥的看起来也有点男人味。

可是这样交往了,是不是还有甚么没有做?

「谢谢?? 虽,虽然太晚了,要不要接吻?我,我现在是耕太君的女朋友对

吧?」

「接吻?你说这种嘛?」

「啊噫?? 喔喔喔啊喔??」

为甚么要用肉棒往里面顶啊。

这么想我高潮到表情扭曲,是要怎样啦。

「不,不对啦……咕喔?? 嘴,对嘴,那种啦……你这色鬼??」

「呼嘻嘻,这年头御宅都是用龟头跟子宫口接吻的喔?」

「我会记着的……可是喔,我身为女孩子……还是好想跟你用嘴巴好好的接

吻喔,不行嘛?」

都这么丢脸地请求了也不吻下来,这可是不及格的男朋友喔。还是说我身为

女朋友不及格呢?我发出的呻吟太淫贱太猥亵了吗?

为甚么啊……

「唔啾??」

啊……

他吻我了……??

「嗯,啾?? 咕噜?? 唔呵?? 耕太君真是的……明明想我主动的……你真

是积极啊……??」

他主动夺去我的初吻了。

虽然口水沾到满脸都是,嘴里也泛起恶臭,毕竟耕太君是个恶心肥宅嘛。可

是嫌嘴巴臭脏甚么的也就没完没了,应该加强优点才是。

肉棒??

又粗又长又壮,不断顶在我的子宫口上,让我一直高潮的大肉棒应该要令它

更帅气更强壮才对??

「呜喔喔喔?? 啊?? 喔?? 嗯?? 呼?? 呼?? 呼????」

被抽插一下,让脑袋空白一片的强烈快感就涌溢而来。

已经不是舒服可以形容的程度了。

一波波快感让人要升天般,彷佛连天使都在恭贺我终于成为了耕太君的女朋

友一样。受到祝福似的感觉让我身心更加舒畅了。

「呼?? 嗯?? 呼唔,喔喔喔?? 耕太君插用力点?? 一边吻我一边插??」

恶心的脸庞靠近,我闭上眼睛献上嘴唇。

明明是跟沾满口水的肥唇接吻,被舌头入侵的感觉却那么好,子宫口被肉棒

猛插让我又一次高潮。

身体乏力倒下时被他狠狠抱在怀里,让我跟那肥宅独有的大肚子紧贴。

「呼嘻嘻,我想射在阳乃的小穴了!可以吧?」

「咦!?这不就……」

这不就会弄出小宝宝吗。

「可以喔……耕太君想做的话可以喔????」

由女孩子口里说出愿意怎么可能嘛。

不过……不用力夹紧小穴的话,他应该也弄不懂吧??

「咕喔喔喔!阳乃的小穴在叫我射精了!」

「……好恶喔??」

你的肉棒明明也硬到不行,要随时失禁射精了嘛。

来啊,我现在开始夹了,你快点乖乖的射喔??

「啊嗯?? 耕太,啊噫噫噫?? 又欺负子宫口,呕喔?? 啊?? 啊噫?? 又

发出猥亵的淫叫了?? 噫噫噫????」

明明深情拥抱着,我却露出猥亵的嘴脸。

明明不是应该给男朋友看的表情,我却因为太舒服了无法自制。

「喔喔喔?? 小穴丢了?? 被大肉棒插爽爽的小穴刚丢完又要丢了?? 丢了

丢了??」

「我也要射在不断高潮的淫贱小穴了啰!」

「你给我快点射啦?? 男朋友的话可以啦?? 别装傻好不好?? 你这恶心的

死肥宅?? 不,啊噫?? 我最爱的耕太????」

小穴已经痉挛起来了,不过我仍然努力摆腰。

我都侍奉到这样了,你要给我好好射精啊。

来,快点!射在里面!

「喔喔喔喔喔喔!被榨干啦!」

肉棒在小穴里好像要涨裂似的肿起。

当我察觉到它要射精时,滚烫的液体已经飞溅出来。

【噗咻噗咻噗咻咻咻】

「丢了喔喔喔喔?? 喔噫喔喔啊啊喔啊???? 小穴被烫烫的射?? 死肥宅精

液射进来???? 小穴被塞饱饱高潮呜嗯嗯嗯嗯????」

这就是射精了啊……

被这么射一定会陷落的……

甚么都没法想……好舒服……

这种家伙当上我的男朋友居然是这么舒服的事喔……????

「射在阳乃的小穴里面了呢。要是真的弄出小宝宝就得奉子成婚啦~」

「那种事怎样都好啦……反正一定会怀上的啊??」

「那就再来一次!」

「咦,等,噫喔??」

被内射的话小穴连一秒都支撑不住。

对着这刚射完却硬得很的肉棒,不管怎样都没可能抵抗的,腰却好像恳求被

播种似的开始妩媚地扭动起来。

「啊噫?? 噫?? 啊?? 噫?? 啊啊?? 噫喔??」

「我的做爱技巧也变好了对吧?嘿咻嘿咻!」

「啊噫喔喔喔?? 肥宅肉棒不断插?? 呕喔喔?? 又丢了?? 明明刚刚才丢

了一次?? 啊?? 噫?? 呜噫?? 丢了丢了????」

明明运动神经一定差劲到不行,做爱却非常出色。

不断精准刺激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明明只是个恶心肥宅……??

「啊啊?? 呕喔?? 不行?? 脑袋变得奇,奇怪了?? 肉棒?? 小穴?? 肉

棒?? 小穴?? 肉棒?? 肉棒?? 呕喔喔喔喔喔喔????」

脑袋空白一片。

小穴明明被粗壮的肉棒强奸着,却一直喷出爱液高潮不断。

「好幸福?? 幸福到又丢了喔喔喔啊喔喔喔喔????」

又被射在里面了。

小穴饱涨起来,我的意识也在连番高潮底下消失……??

【-4-】

数天之后。

雪之下阳乃频密出现在沼田耕太身旁。

她的朋友们从阳乃口中得知两人开始交往时虽然感到无比困惑,可是本人都

那样宣告了,只能接受现实;本来就不是甚么深厚的交往关系,她们很快就跟阳

乃拉开了距离。

在热爱动画跟游戏的绅士群里,雪之下阳乃自然地融入其中。

「阳乃的女仆装扮真是绝妙地淫贱呢~」

「耕太真是的~」

对于沼田耕太的要求绝不抗拒,阳乃今天穿上了女仆装。

肩膀全露突显胸脯,裙子激短的设计也没有让她作出任何怨言。

在其它部活成员眼前,阳乃依旧紧紧依在耕太身上。

「阳乃~我想插穴了~」

「又来啦~?大家都在啊……」

「那么就大家一起爽吧。我把阳乃把小穴借给你们爽,这样没问题了吧?」

仍然是处男的同伴们心脏急跳,一同抬起头来。

大家也对阳乃的身体深感趣味似的,盯着她的胸脯跟裙子看,这点事情耕太

早就察觉到了。

明知道女朋友绝不回绝,他仍然刻意的开口询问。

「耕太那么说的话,可以喔。」

看到两根处男肉棒掏到自己眼前,阳乃高兴地蹲下。

御宅的处男肉棒可是足以迎合她兴趣的东西呢。

「主人们?? 请允许雪之下阳乃侍奉您们??」

在男朋友眼底下,她亲吻眼前的处男肉棒,然后开始吸吮起来。

对于男朋友的话会绝对服务,淫乱卑贱的牝奴女友。

这就是现在的雪之下阳乃。

「好棒?? 处男肉棒好美味喔?? 唔啾唔唔嗯嗯???? 啾噜唔唔嗯嗯????」

【END】

258娱乐app下载

迷失岛2:时间的灰烬破解版v2.0

少年封神榜OL

百宝娱乐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