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催眠夺爱芋欲

发布时间:2021-01-20 14:08:54 阅读: 来源:广告机厂家

「你会跟着这道光芒……往左,往右,往左,往右……」

「你现在会感到眼皮变重……但是你会努力集中……集中……集中……」

「你会渐渐感到全身放松起来,来,放松……肩膀放松,呼气,吸气……」

「你逐渐感到身体轻飘飘了……你的肩膀,你的手肘,你的指头……」

「你的身体会一点点的变得绵软,但是你会感到无比舒服……你的双手,你

的胸口,你的小腹,你的大腿…………还有,你的脑袋……」

「你已经完全的放松了,不会让你疲倦的心灵思考……任何事情都不会再去

思考……」

「…………」

「…………」

「…………」

「你是我的……」

「……嘻嘻。」

*****

*******

*****

对于王芋泽来说,大学生活是无聊而且毫不重要的事。

不用上课都能够保住尖子之位的他在讲课时没任何交流,加上他不时去红灯

区『踩点』享乐,认识的同学本来就没甚么几个,跟其它人也自然没话题。

至于那群二货搞的甚么联谊会,更是毫无兴趣。

那些自以为漂亮的女同学都只是脾气差劣的三八,半点儿都不成熟,唯一认

识的洛姗姗也是傻呆呆乱扔毒鸡汤的脑洞逗比,跟他的妈妈比起来根本差远了。

总而言之那点事情怎样都好。

跟那个想放毒的傻大姐道别之后,王芋泽赶急地踏上回家的路途。

前阵子,他在学科群组中意外地翻到了一个奇怪的催眠程序,而且群内的同

学都异口同声地说程序真的有效甚么的;虽然记不起自己到底甚么时候下载了这

鬼玩意,但他对洛姗姗试验后便肯定那个程序真的有效,能够催眠别人。

王芋泽并不是好孩子,他自幼就偷上网看小黄书,也对能够满足性欲的催眠

术很有兴趣,所以才去念心理科。

而能够让他冒起『性趣』作这种事的,整个世界就只有一个人。

他的母亲黄倩。

在父母离异之后一力承担他的抚养,就算平常再怎么对他展示高压强硬的态

度也好,王芋泽对她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情意跟占有欲,抱持着母子以上的扭曲

感情。

而今天,似乎是个很好的机会让他试试这个所谓的催眠程序。

也没理会洛姗姗追着自己跑,他只是一心赶回家。

*****

*******

*****

黄倩对于身边的人事物总有一种难以压抑的控制欲。

跟丈夫那已然崩解的关系,跟儿子那怎样也调剂不起来的互动,大学里那正

如社会缩影般的明争暗斗,种种不顺心的东西都让她那份要掌握各种东西的冲动

没能得到满足。

但是,身为后勤主任,她在人前不可以展露这份感情,只能将之披上强硬而

率直的正面言行。

失望顶透的生活让黄倩的心情总是好像怀着一坨重般没法放松,心里的怨尤

终日压抑着,未能向任何人倾诉。

也许是因为这原因,让她的心神在放松之后,无法实时回复该有的坚强。

「啊…………」

耳里传来夹杂着轻鸣的呢喃。

黄倩的眼睛只能够直直盯着前方不断旋转的螺旋。

在灰黑色的屏幕里,那彷佛没有尽头的红线一直在她的眼底里面划圆。

她的视线焦距,很自然地听从着耳边响起的甚么,追逐着那缓缓蠕动着似的

红色光点。

她已经想不起为甚么要追着红光盯望。

但她觉得自己一定要那样做。

「啊啊……」

黄倩的手乖巧地放松下来并放在大腿上,从来只会直挺挺的腰枝慢慢靠在柔

软的沙发背上。

她的眼睛仍然追随着那一点点地加快转动的红色荧光,任由身体跟脑袋被那

阵阵随之旋转的感觉支配。

她的指尖,她的掌心,她的柔臂,她的纤腕,她的上肢,她的肩膀,正随着

那阵天旋地转似的美好感觉一点点地放松下来。

「啊啊…………啊嗯……」

黄倩那已经没法维持严肃跟硬朗的眼神只是追逐着没能追上的红色光点。

从指尖脚尖往手脚蔓延开来的松弛感逐步蚕蚀着她的身体,让身心不由自主

地放松下来的美妙感觉随着呼吸在体内扩散开来。

那没能分辨却又熟悉的耳语,正在鼓励她放松。

「呼喔…………啊啊…………」

黄倩放松着。

用不上力,不想用力,浑身发软,全身温暖,阵阵交错的感觉让她陷入了更

加深刻,更加放松的状态里。

半睁半闭的眼睛已经没能集中在红色的荧光上,她的视界伴随着红色的漩涡

慢慢扭曲起来。

逐渐增加的光点,在她的眼底跟脑海划烙下一丝丝的萤芒。

这份如梦似幻的感觉,令她不禁进一步的放松心神。

「啊………………啊啊……」

耳边响起的声音令黄倩放松着。

朦胧一片的视界只余下彷佛要烙入脑海深处的的深红光痕。

手脚肩膀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软摊下来,她的身体深深陷入软软的沙发里,昏

沉的意识被轻飘飘的感觉支配,彷佛也要浮离身体般舒服。

压在心底的感觉也好像烟消云散一样,没能阻止她放空思考。

「……………啊……嗯……」

黄倩放松着。

她的脑海只余下一片又一片的红芒。

身上传来衣物剥离身体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被甚么触碰着的感觉。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思考也在这份逸离烦恼的飘扬感中完全

静止,没有任何反应。

她甚么对于那彷佛被指尖捏弄,被手掌搓揉的触感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只感

到浑身轻飘飘。

「………………」

黄倩完全放松下来。

除了那占据放空脑袋的深红之外,她没有任何思考。

完全脱力的身体沉沉地躺在沙发里,温软的感觉衍生出来的浓厚困倦感很快

就让她对沉睡以外提不起意欲。

更正确来说,没有思考的她根本对任何事情都——

*****

*******

*****

王芋泽看着被自己催眠的母亲。

「妈?醒醒啊,妈…………」

说着,他拍了拍她的脸,没有得到反应。

他不禁狰笑起来。

那个催眠程序是真的。

不去夜游赶回家里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嘿,嘿嘿……!」

他拉开了妈妈身上的大风衣。

被整齐衬衫紧紧包裹着的高耸胸脯很快就吸住了他的眼球。

长年渴望着,梦见着,幻想着的光景这一刻都变成了再也真实不过的事。

催眠程序让他的幻想照进现实。

带着颤抖的手指已经没能把钮扣一颗颗的卸开,粗暴的手法将衬衫直接左右

扯烂开来,他的手指跟手掌已经抓在那对梦寐以求的奶子上面,狠狠的抓捏。

充满弹力跟张力的柔软触感从掌心传来。

「真软…………」

每当手指用力抓下去,王芋泽甚至能够感受到妈妈的胸脯切实地承受着他充

满爱欲的暴力,生动而温热的感觉令人爱不释手。

彷佛要把指尖都黏住似的美妙感觉,让他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抓捏着。

而已经被他催眠的妈妈,则是发出彷佛梦呓似的低吟,更是令他脑海涌起片

片火热的冲动。

硬涨的下身把裤子都顶起一坨,抵在她早已裸露的小腹上面。

「你是我的……」

没能按捺那份冲动,王芋泽无言地脱下裤子,让怒挺的肉棒挤进妈妈那温嫩

紧致的谷间里。

被两坨软肉挤夹的感觉让他不禁吐了口凉气才开始抽动。

毫不知情的她正被王芋泽骑在身上,赤裸裸的胸脯被一双狼爪一边搓抓着一

边左右磨弄,以那充满肉感的弹性刺激着肉棒。

肉帛抽送的声音在两人间回荡着。

圆滚滚的美妙胸型随着王芋泽激烈起来的动作扭曲着,不规则的变化形成复

杂的挤弄感让肉棒承受更多的刺激。

不过,对王芋泽来说,最舒畅的不是这幻想了很多年的乳交。

「你一定想不到自己会被儿子骑在身上吧?」

把高高在上的母亲骑在身下的征服感,将唯一的至亲之人身心掌控在手的背

德感,彼此长幼强劣翻天覆地的倒错感,比起肉欲更加令她得以满足。

她是自己的东西。

这份将亲人物化的快感,才是令他难以自拔的爽!

脊柱涌起阵阵麻痒,王芋泽也没多作忍耐,将肉棒对准了妈妈那昏睡而变得

比平常柔和的脸颊,狠狠的射精。

白浊的汁液带着他独特的体臭洒落在母亲的眼耳口鼻上面。

那是他王芋泽施予的烙印。

可是这样子还不足够。

「妈,你是我的……」

呢喃着,王芋泽把视线挪向了她被长裙跟丝袜紧紧保护住的下半身。

下身肉棒仍然坚挺,他没有立马就作出强奸母亲的暴行,而是把她的鞋子以

及长裙脱下,让母亲的下半身全面暴露在眼底。

脑海中冒起了各种在夜里撸管以及召妓时刺激自己的幻想,王芋泽用再度颤

抖起来的双手捧起了妈妈的小腿,让她的脚掌印在自己脸上,享受着那不知在多

少年里渴望着的味道。

带着汗咸以及异性的体臭,独特而浓厚的气味令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开始死命

的舐弄,肉棒也很自然地插进了那因为姿势变化而成形的大腿缝中。

被丝袜紧紧裹住,充满肉感的大腿。

隐约传来汗香体臭,小巧白晢的玉足。

嘴舌传来的感觉令王芋泽只感到脑袋都要麻痹起来般舒爽刺激,下半身失控

一样往妈妈的腿间不断前后挺动。

龟头不时挤在那薄薄的布料上,让他不禁冒出了一种随时可以把阻碍物挤穿

强暴妈妈的倒错感,再加上那阵阵彷若春药般令人脑袋发热的浓香异味,王芋泽

现在只想不顾一切地前后着。

只能以刺鼻来形容的臭味,让他的肉棒一颤一颤的没能忍耐下去。

把那小小的脚丫又舐又吸又啜又咬,已是满嘴丝袜味的他很快就朝着妈妈喷

出了第二股精液。

「哈啊……哈啊……」

虽然体力跟同龄比较起来相对羸弱,但是当王芋泽看到妈妈浑身沾满自己精

液的半裸身姿时,肉棒很快就回复了硬度以及奸淫母亲的冲动。

把母亲的双腿大大往左右分开,他毫不犹豫地在丝袜上扯出一个缺口,把肉

棒往那已经湿润起来的蜜穴挤去。

龟头挤进彷佛泥泞小径的蜜穴时,那阵阵美妙的感觉令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嫖妓不下数百次的他对这份感觉并不陌生,可是就算跟哪个妓女做爱,这份

彷佛回归母体,令他汗毛也几要倒竖的舒爽跟兴奋的倒错冲动,却是从来都不曾

感受过。

死命忍住失控爆射的冲动,他将肉棒用力一推,完全挤进了意外紧窄的蜜穴

里面,享受着来自母亲无意识的挤夹蠕动。

远比想象中来得紧窄的弹性令他浑身一抖。

「妈……我干你了……你感觉到儿子我的大肉棒了吗?」

表情随着肉棒传来的挤弄感逐渐兴奋狂热,王芋泽开始摆弄下半身让彼此的

性器官作出最紧密的摩擦。

淫液跟肉棒挤弄的声音彷佛传遍全身一样令他深感舒爽。

「好爽啊,妈……你爽吗?」

双手摸上母亲丰嫩圆润的胸脯,享受着那滑腻柔软的手感,他的摆腰逐渐变

得激烈起来。

看着母亲的娇躯在身下被自己抽插撞得一颤一颤,王芋泽的十指更加用力地

扯捏起来,龟头也更加卖力地朝里面挤撞。

「吶,妈,被儿子强奸爽不爽?回答我啊,妈!妈!」

他当然知道母亲被催眠了,没可能响应他。

但是想到那副对自己总是一脸失望,甚至流露出几分鄙视的眼神,王芋泽只

感到阵阵无以抑制的火热。

「你平常不是很强势的吗?为甚么不反抗啊?你以前常常骂我念心理学没出

息不是吗!现在知道我多能干了没有?看到现在我把你干到出汁了吗!你平常再

高傲现在也只是我的专用臭婊!」

种种日常不可能对母亲直说的狂言不自觉地从口中吐出,令他更加兴奋。

啪啪啪的肉帛冲撞声,彷佛取代了母亲的神智般,对王芋泽作出弱势的臣服

回应。

「闭嘴躺着被干都可以爽到漏汁,你这欠干臭婊,到底是多闷骚啊!」

王芋泽骂着。

他当然不期待被催眠的母亲能够响应。

只是,想到平常高冷强硬,彷佛生人勿近的母亲此刻正毫无抵抗地任由自己

这个亲儿子肆意奸淫,强烈的反差跟倒错感就相当刺激。

而他很快就抵受不住这份强烈的背德诱惑,在母亲的蜜穴里射精。

感受着肉棒被蜜穴的抽搐不断榨出精液,王芋泽只感到浑身舒爽。

「妈……嘿嘿……你是我的……」

待他累积了催眠效力,还可以好像那些小说一样玩弄母亲。

想到日后各种美好的欢愉,王芋泽不禁笑了。

*****

*******

*****

黄倩皱起了眉头。

自从那天不知不觉的睡在客厅之后,她总觉得包括自己在内,身边的事物有

了些莫名其妙的变化。

她的脾气比以前好了。

上司下属种种让她不顺心的口吻也好,学生们不争气的愚行也好,都再也没

有令她感到苦闷跟不满,而她本人也开始觉得这些自己以前会很看重的事情,忽

然就变得没有那么重要,能够放开胸怀去看待。

想要掌握一切的感觉变得淡薄,让她待人处事的感觉也柔和起来,逐渐变得

没有那么高冷强硬,衣着也不再是永远的衬衫加风衣了。

手机的闹钟让她回过神来。

把脑海里的杂念抛开,她加快脚步回到职员室处理公事。

*****

*******

*****

夜里。

看着不知道第几次陷入催眠状态的母亲,王芋泽已经硬勃了。

他不知道妈妈是否因为性欲得到充足的舒发而变得比以前温柔,可是那种事

情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最想要的只是完全被自己控制在股掌之间,乖乖当他玩物跟性伴侣的母亲

而已,个性甚么的怎样都好。

王芋泽甚至想过要让她对自己维持高冷严厉的态度,只是碍于他人耳目才不

作过多的催眠改变。

反正最重要的是,晚上的母亲就是自己专属的玩物。

「站起来举起双手。」

「……」

他的母亲依言站起,双手高举过头。

随着姿势的变化,紧窄的连身裙让她的身体曲线更加突出。

「给我跳脱衣舞。」

「…………」

在王芋泽眼底下,她默默地开始扭动身体。

成熟的肉体曲线摆荡起来,高耸的巨乳表现着弹性似地一摇一摇,香臀也用

充满节奏感的拍子左摇右摆。

双手慢慢随着拍子挪到身上,滑过胸脯跟纤腰,配合着拱腰仰体的动作顺着

身体曲线抚弄自己,她让连身裙静静地禹身体上滑落,暴露出绣有蕾丝的内衣跟

内裤,以及雪白的丝袜。

摆弄的肢体让谷间更加突出,一对艳丽的奶子随着她的上身前倾,在王芋泽

眼底下轻轻摇晃,把束缚着的胸罩甩到地板。

两只姆指着着身体左右扭动的拍子从侧乳往下滑动,经过腰枝勾到了内裤的

边缘上,然后在他的目光底下转过身子。

将暴露在空气中的菊门跟屁股朝向王芋泽,她逐点逐点把内裤往下轻拉,配

合着拍子扭臀的动作让蜜穴忽隐忽现,带来强烈的视觉诱惑。

在翘臀时左时右的摇动下,他就看到母亲终于把内裤完全脱下,除了那对丝

袜之外浑身已是一丝不挂。

他不禁咽了口干沫。

「过来,坐到桌子上,举起脚,脚掌合起来。」

「……」

她无言地依从着。

在王芋泽火辣的直视下,她顺从地坐上桌子将双脚往前弓出,把脚掌并合起

来对准了他。

主动靠近,王芋泽把硬涨的肉棒直接插进她的脚窝里面,双手抓着她的足踝

开始前后挺进起来;想象着母亲的美足正被自己视为最低贱的玩具般泄欲,他就

不禁更加兴奋。

肉棒在脚窝前后挺进,龟头涌出的稠汁让她的玉足被彻底沾污。

没有多作忍耐,王芋泽就这样朝着她的双腿猛烈射精,把一片片的白浊喷在

同样雪白的丝袜上。

「舐干净自己的脚!」

「……」

她无言地维持着姿势,将双脚屈向自己的脸。

看着母亲默默张开小嘴把丝袜上跟趾缝间的精液一口一口的咽下,他的肉棒

马上重振雄风。

「不要动!脚张开点!」

她无言地维持着双脚大开,两掌扶着自己小腿靠向脑袋的别扭姿势,空洞的

眼神盯着王芋泽逐渐迫近的肉棒。

噗滋一声,龟头驾轻就熟地冲入了紧窄的蜜穴里面,开始前后。

抓着母亲的膝窝施力,他让肉棒每个抽插都挤开紧夹着的肉折,毫不留情地

往蜜穴的深处一次又一次的冲撞。

噗滋噗滋的湿润打击声夹杂在他的喘息中。

「你是我的……我的……我的!」

看着妈妈昏睡的脸,王芋泽将上半身前倾,用几乎跟咬没两样的粗暴方式强

吻着她。

一边将舌头往内挤,他一边让下半身疯狂地前撞,龟头在肉折的抽搐中不断

进进出出,耐着绝妙的刺激拼命奸淫。

从妈妈掌中夺过那对美腿,王芋泽将它们交迭起来靠到肩膀上面,让蜜穴因

为下半身的动作加强肌肉箍勒的反应,对自己作出更强烈的刺激。

紧致而舒爽的快感让他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要射了,射在妈,妈的里面……妈,妈!」

忘我地叫喊着,王芋泽几乎把整个人都压在母亲身上,下半身失控似地再次

喷出一股又一股精液,把她的蜜穴堵了个满。

「哈啊…………啊啊……哈啊,哈啊……」

短时间内射精两次,令他不禁整个人软下来。

对于体力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他来说,做爱终究是个粗活。

他的思考也因为快感而朦胧起来。

可是,想到自己能够把母亲变成自己的玩物,王芋泽便是不想停下。

「妈……你是我的……我的!」

肉棒回复硬度之后,他便慢慢展开抽送。

将妈妈的身躯推倒在沙发上,王芋泽用着跟背躺无异的姿势让身体跟她紧紧

贴在一起,再度开始奸淫身下的美女。

夜还长着。

他还没爽够!

*****

*******

*****

黄倩开始在意自己以外的变化。

她相当肯定儿子身上也发生了甚么事。

在学校里,他平常孤僻的态度彷佛一百八十度般急变,开始跟其它同学建立

交流,特别是跟那个叫洛姗姗的女学生谈笑时的表情,教她不禁傻眼。

以前,他不时瞄向自己的目光总让她冒出一种自己没被当成母亲,而是当成

异性打量的感觉;可是最近她已经没有感受到这份充满侵略感的危险眼神。

他甚至跟自己说要搬出去独立生活一阵子。

黄倩不禁猜想是不是有甚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

可是,儿子变得懂事了,似乎也非坏事。

没再多想,她继续前往文学院。

今天可是南洲子院长亲身举办的书法讲座,她才不会错过。

*****

*******

*****

夜里。

「啊,嗯,啊啊!」

王芋泽双眼冒着血丝,发疯似地让肉棒在身下的美人胯间不断进出。

每个抽插溅起的淫液都打在他的下身,慢慢滑落在泥土上。

「嗯……啊啊!好啊,芋头,再插深一点!」

回应着妈妈的叫喊,他把她的左脚夹在腋窝,用力地往前猛干。

经过了那么长久的累积,王芋泽终于能够让他的妈妈在清醒时也不会反抗他

的奸淫,彷佛把他当成爱侣般亲昵地叫喊着他的乳名;就算好像现在这样把她的

衣服全部剥下来,甚至拉到附近的小公园打野炮,她都完全没有抵抗。

比外表看来更加年轻,充满青春肉感的肢体让他深陷肉欲之中。

「夹紧!给我用力夹啊骚逼!」

「嗯!好喔!芋头说,啊!我,我就夹,啊啊,噫啊!」

她依言让下腹用力,使蜜穴的抽搐更加剧烈。

无数鲜嫩的肉折紧紧挤夹着肉棒,对王芋泽作出了强烈的刺激。

以更加狂暴的挺进作出响应,再也没能忍耐射精冲动的他直接将妈妈压在身

下,摆出狗交似的姿势。

「要射了,我要射了!」

「嗯,射进来!让我怀上芋头的孩子!」

「呜……嗯喔喔喔!」

喉头挤出低吼,王芋泽将下半身紧紧贴在她的双腿之间,肉棒往蜜穴深处喷

出精液,让白浊再度堵满她的私蜜地带。

这个晚上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往她体内射精,强烈的快感以及随之而来的疲劳

感让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就算过往阅女无数,恐怕都没有现在那么令他感到疲惫。

「芋头?还好嘛?」

「——?」

王芋泽昏沉地望向母亲。

在朦胧间,她彷佛换上了一张有点陌生的脸庞,以及在学校里听过的声音。

「……没事。」

似乎自己真的干到天昏地暗了。

深呼吸了几下,王芋泽随口回答。

胯下的肉棒毫不知足地重新回复硬度,火热的冲动又一次涌殁了他的理智。

没有多余的话,他将她搂到了怀里,肉棒在至近距离下静悄悄的滑进了她湿

润不已的蜜穴里面。

「你是我的……」

「……嘻嘻。」

跟她深情拥吻着,王芋泽提起精神,再次在这随时被发现的地带跟怀中佳人

展开新一轮的香艳交媾。

*****

*******

*****

「你是我的……」

「……嘻嘻。」

凝望着在怀里昏死过去,嘴上仍然呢喃着甚么的王芋泽,她不禁笑了起来。

洛姗姗没有想象过催眠程序的效能如斯霸道,能够让一个人将同学当成血亲

那么长时间却完全没有任何怀疑。

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黄倩,可是她好歹让未来婆婆的脾性有所改善,想必日

后也会得到体谅的吧。

轻轻吻了下王芋泽的额头,洛姗姗痴痴的笑着。

即使擅自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扭曲了他的思想,可是她没有后悔过对这个

单相思了很久的男人使用催眠程序;哪怕没法得到他全部的心,最少现在他的人

以及半个心都深深系在她身上了。

「你是我的……嘻嘻。」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啊。

【FIN】

====

====

=====

====

====

【王芋泽】

男 21岁

175/15cm/60kg

s大大三学生

父母离异后,被母亲黄倩一手带大,有很强的恋母情结

智商高,不成熟,没有担当

长相秀气,身材羸弱,性格孤僻,几乎没有朋友

在心理侧写上有一定造诣,高中开始沉迷嫖娼

有轻度性变态,喜欢物化、凌辱妓女

人生信条:不要擅自走进我的世界!

【黄倩】

女 45岁

165/d罩/62kg

王芋泽之母,s大的后勤主任

冷艳强势的传统女性,控制欲很强,会给周围人很强的压力

虽然人前总是充满正能量,但婚姻的失败与儿子的失望与工作的不顺

让她时常暗自自我否定

稍有空闲会去清吧放松,喜欢参加艺术展

对男人的失望让她对追求者不假颜色,但对南洲子颇为倾心

性欲很强,自慰成瘾

人生信条:无论是生活还是男人,总是让我失望!

【洛姗姗】

年龄:22

人物关系:对王芋泽有好感 / 弟弟是言欢的同学

身高体重:173cm / 66kg / B96-W59-H95

黑发黑马尾, 穿背心 风衣 格子裙

滥好人,傻大姐,喜欢在朋友圈转载毒鸡汤

觉得心理学很高大上,于是主动和王芋泽亲近

家庭状况:

中产家庭,但是对她是富养大的,并没有太多嫁入豪门的渴望

更想追求平凡幸福

业余爱好:羽毛球, 猫奴,cos

性癖:屁眼关联

人生信条: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啊

疯狂酋长满v版

娱乐宝

梦境迷失之地破解版

魔法酷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