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俗人传第六章变心乡村爱情篇

发布时间:2021-01-22 02:07:35 阅读: 来源:广告机厂家

谢广坤家,苏皓正脱了衣服准备睡觉,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喘息的声音,苏皓

爬在墙上听了半天觉得不过瘾,心里就像是猫爪一样,蹑手蹑脚的走到外面,四

周瞅瞅见没人,趴在了谢永强卧室门外。

[小蒙,要不还是算了] [永强,你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屋子里面,谢永

强躺在炕上,王小蒙坐在他旁边,正在吞吐着他的鸡巴,可是那鸡巴看起来十分

的疲软,王小蒙口了很久都没什么反应,谢永强叹口气说道:[小蒙,算了,肯

定没用的] 口了十多分钟,谢永强那东西愣是没有硬起来,原来从他出了车祸开

始就不能在进行人事了,因为这个事情,和王小蒙感情也淡了一些,她现在正是

欲望正盛的时候,偶尔家里没人的时候,王小蒙就用销了皮的黄瓜自慰,可是那

只能暂时缓解一下,根本不能解决欲望,只要一有时间,她就想尽各种办法,想

要让谢永强重新硬起来。

[算了算了,小蒙,不要弄了] 谢永强自己也生气,为什么就不能争口气立

起来,他怒气冲冲的翻身假装睡觉去了,王小蒙看看谢永强,叹息一声穿上鞋走

出了房间。

在门外的苏皓早就躲在了另一处,偷偷的观察着王小蒙,见她先是在院子里

看了一会儿,然后走进了自己的车里。

苏皓也蹑手蹑脚的偷偷蹲在车旁边,通过车窗看着里面的事情。

王小蒙先是观察观察左右,然后从手扶箱里拿出一根假鸡巴,这个鸡巴是从

谢永强出车祸两个月后在网上购买的,这已经是第二根了,第一根,是一根小号

的,用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不够过瘾,干脆买了一根加粗加大还带电动的。

苏皓从车窗看到了这根假鸡巴,心里暗骂一声骚货,这他妈都跟非洲人的一

样粗大了,王小蒙看着清纯,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这么的淫荡。其实他哪能理解一

个如饥似渴的少妇对于性爱的渴望。

王小蒙脱下裤子,她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的内裤,先是伸出手在小穴上轻轻的

抚摸了起来,嘴里开始呻吟起来。

[恩~恩~]

王小蒙的车属于比较低端的车,隔音效果没那么好,听到王小蒙的呻吟,苏

皓鸡巴刷的一下就硬了起来,他眼珠子一转,拿出手机,偷偷的拍起了车里面。

王小蒙呻吟声越来越密集,手指揉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她手指一拨,就把

内裤掰到了边上,整个小穴露了出来,小蒙喘息着,先是一根手指插进了小穴,

紧接着又插进了一根。

[好舒服~永强~永强~恩~]

小蒙头仰起来,双脚岔开坐在车座上,水都留在了上面,她感觉小穴已经很

湿润,又从手扶箱里拿出一个避孕套,戴在假鸡巴上,假鸡巴一启动,发出嗡嗡

的声音,小蒙长出一口气,对准小穴噗的一下就插了进去。

[啊~]

半根鸡巴插进了小蒙的穴里,脸色绯红的小蒙拿着假鸡巴在小穴里来来回回

的进出,嘴里呻吟:[好舒服~ 永强,操我,永强~]假鸡巴嗡嗡的在小蒙穴里搅

拌着,小蒙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小蒙穴里呲呲的开始

喷水,淫水喷到方向盘上,又滴在了小蒙的脚上,小蒙手指沾了一点淫水,在鼻

子上闻了闻,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苏皓回到屋子里,拿出手机,观赏了一会儿小蒙自慰的情形,虽然天色昏暗,

但是大致上还是可以看清楚小蒙的脸庞和动作。

呵呵一笑,苏皓脱下衣服准备睡觉,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那位]

[苏总您好,我是赵德瑞] 赵德瑞?苏皓思索了一下想了起来,这家伙是自

己在上海最主要公司的二号负责人,这个时候打电话时干什么。

[没有打扰您休息吧,是这样的,咱们公司最近····] 原来是汇报公司

最近的状况,实际上这个总公司的事情,有一多半都是赵德瑞在做决定,他打这

个电话,也是询问苏皓最近投资如何,项目有没有确定下来。

和赵德瑞聊了一会儿,苏皓就压了电话准备休息。

此时,在市里,王木生的公司里,马总才姗姗来迟的进了办公室。

[哎呀,不好意思啊小丁,我这刚回公司,王经理他们那边就给我安排了一

堆事,这才忙完,害得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没事,马总,我也是刚过来,马总,

木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他估计还得在北京多待一段时间,暂时回不来]

[哦]

丁宁把苏皓在象牙山的一些情况详细的和马总说了一遍,尤其是关于李副总

的内容,更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堆,马总摸着下巴,听着丁宁的汇报,忽然说道:

[那你意思就是说那个李副总和苏总上床了?] [恩,应该是] 丁宁红着脸点了

点头,其实她可以肯定,苏皓和李副总肯定上床了,毕竟那晚,李副总的叫声那

么的大。

[哎,宁啊,你也知道,咱们公司现在各个项目都因为缺乏资金没办法扩展

] 马总叹口气,抬起眼睛看着丁宁说道:[让那个李副总那么一做,咱们再想得

到苏总的投资可就难了] [是啊,该怎么办呢] 丁宁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个注

意,忽然发现马总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直盯的她坐立不安。

[小丁啊,和木生也该结婚了吧] 马总呵呵一笑,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对丁

宁说道:[你们俩人这时间也不短了,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丁宁奇怪的点点头,

现在不是在讨论苏皓投资的事情么,怎么这马总又说起了自己的婚事。

[小丁,我看你这姑娘不错,木生这小伙子也聪明,将来事业发展肯定不错,

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公司盈利不佳,如果没了苏总这笔投资,咱们接下来的路就

难走了,万一走错了,木生也就完了] 丁宁附和道:[我也知道,这不是赶紧找

您来商量] 马总掐了烟,手指在桌上敲着,叹口气说道:[哎,小丁啊,我倒是

有个主意,但是···还真是不好张嘴]

[您就说吧马总]

马总站起来,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高楼,说道:[我看,要想让苏总回

心转意,那我们也只能依样画葫芦] [什么意思?] [你想想,那个李副总是怎

么做的] 马总话音一落,丁宁脸刷的就红了,低下头不敢看马总,低声说道:

[马总,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也要安排一个女人送给苏总?] [是啊,为今

之计也只能这样,但是一般女人怎么能入的了人家的眼睛] 马总盯着丁宁绯红的

双颊,舔了舔嘴唇。

[那,那怎么办] [小丁啊,你爱不爱木生]

[当然爱了]

这次丁宁倒是一下都没有迟疑的说了出来,她对王木生的感情那绝对是真的,

同时她心里一惊,想到了马总的言外之意。

[马总,您,您是让我?] 是啊,我也是没办法]

[不行]

丁宁果决的摇头,说道:[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木生的事情] 马总叹口气,

坐在丁宁旁边,说道:[小丁你想想,如果木生的事业不成功,那以后你只能跟

着吃苦受罪,你现在有的,到时候全都失去了] 丁宁往旁边挪挪,抿着嘴低声说

道:[不可以,马总您别再说了,我绝对不能这么做,我不是那个李副总] 马总

听到她的话,脸一黑,说道:[小丁,你也不要太端着了,是你一个人重要,还

是这个公司重要?如果苏总没给咱们投资,我告诉你,你和木生的那个别墅,明

儿就得卖掉,车也一样得卖掉] [马总,您这不是在逼我吗] 丁宁抬起头,为难

的看着马总说道,马总盯着丁宁因为喘息上下起伏的胸脯,说道:[我不是在逼

你,而是在劝你,你想想,你付出一次,咱们公司就可以朝前走一大步,就算是

木生以后知道了,他也不会怪你的] 没等丁宁说话,马总一只手放在丁宁肩膀上,

用安慰的口气说道:[咱们退一万步说,那个苏总长得也不算差,我瞅他每次看

你的时候,那眼神都不一样了]

[马总···]

[好啦好啦,不要说了,这个事情我看就这么着吧,小丁,咱们公司里的人,

都会感谢你的] 马总见自己的手没有被丁宁甩开,色心一起,居然一伸手,搂住

了丁宁,稍稍一用力,丁宁就被他揽进怀里。

[马总,马总,您这是干什么!] 丁宁厉声叱责到,想要甩开马总的束缚,

马总呵呵一笑,拍着丁宁的后背,说道:[小丁啊,我是怕你到时候不会伺候苏

总,反而起了反作用,所以要提前教你一些事] [不要~ 马总,不要这样] [小

丁,放松一点] 这个时候公司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偌大的公司就他们两人,马总

把丁宁搂在怀里,感受温软如玉一般,丁宁挣扎了几下也累了,她心里知道这个

事情今天怕是没办法避免了。

[小丁,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是送给苏总的礼物,来,把衣

服脱了] [为,为什么还要脱衣服] 丁宁红着脸,用劲捂住自己的领口,原来就

听公司的女员工们说这个马总总是利用职务之便占他们便宜,没想到这家伙的咸

猪手今天伸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我要教你一些东西]

马总呵呵一笑,也不管丁宁的反抗,三两下就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看着丁宁

赤裸的身体,马总感觉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平时还真没细看,丁宁这小妮子,身

材尽然这么好,尤其是那对乳头,就像是两颗小草莓一般红,小蜜穴也粉红粉红

的,看来王木生平时不怎么开发这个小妮子。

其实他不知道,王木生这个人,喜欢熟女,对于丁宁这种鲜嫩的女人反而没

有多大的兴趣,王木生最感兴趣的,就是杨晓燕。

[妈的,这么好的东西,就要给苏皓了] 马总一想到丁宁被苏皓压着,心里

一阵气恼,这么好的蜜穴,自己当然也想插进去,但是恐怕会遭到丁宁奋力反抗,

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丁宁见马总盯住自己的蜜穴在研究,嘴角都快流出口水了,捂着脸不敢看他,

低声说道:[马总,可以了吗] [可以可以,小丁啊,木生可真有福] 马总舔舔

嘴唇,闭着眼,呲溜的舔了一下丁宁的小蜜穴,丁宁娇哼一声,急忙捂住小穴,

说道:[马总,好了吧] [好好好,哎呀,真好] 擦擦嘴,马总开始教丁宁到时

候要怎么伺候苏皓,马总混迹了这么多年声色场,知道的男女知识多不胜数,听

得丁宁是一愣一愣的,当听到要用菊花的时候,丁宁娇哼一声,说道:[那么脏,

我才不要] [哈哈,小丁啊,你可不知道,你这个小菊花可不一般] 马总说着,

把丁宁下身扶起来,让丁宁整个屁股都朝上暴露着,他伸出手指在丁宁干净的小

菊花上轻轻一戳,丁宁小菊花下意识的一缩。

教完了丁宁,又让丁宁从网上买一些情趣内衣,然后马总也离开了公司,只

留下她一个人在办公室,马总现在欲火焚身,急着需要找一个会所好好发泄发泄。

丁宁擦擦刚才被马总挑逗而流出来的淫水,拿出手机跟王木生开始了视频。

一晚就这样过去了,苏皓早晨起来在院子里做了一套体操,一边的谢永强羡

慕的说道:[苏总精神可真好] [哎,天天坐办公室,缺少锻炼] 苏皓呵呵一笑,

看着在另一边收拾东西的王小蒙,脑子里想着她昨晚自慰的场景,裤裆又不争气

的支了起来,谢永强看苏皓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媳妇儿,咳嗽两声,苏皓尴尬的

一笑。

等苏皓进了屋子里,谢永强对正在给自己擦手的王小蒙说道:[小蒙,苏总

他啥时候走啊] [不知道啊,永强,咋这么问] [恩··没事,就是我不太喜欢

这个人] 谢永强想到刚才苏皓盯着王小蒙的眼神,心里一阵不舒服。

王小蒙不明所以,说道:[永强,不能这么说,让他走咱爹也不会同意的,

再说我下午还想带他去见见我爹和清明] [你也想让他投资?] 谢永强想了想,

也对,自己瘫痪了以后,不论是自己的果园,还是小蒙的豆腐厂,效益逐渐下滑,

尤其是自己的果园,有关闭的可能。

[对呀,只要他能给咱厂子投资一笔钱,咱们肯定能走出困境] 王小蒙已经

在策划下午怎么劝说苏皓了,谢永强一看小蒙这么起劲,张张嘴,什么都没说,

苏皓吃完早点后,收到王小蒙的邀请,到了王老七家。

[清明,干什么去,呀,小李老师来啦]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白清明和小李

老师在门口说话,原来今天小李老师没课,就带了一些水果给白清明送了过来,

正准备要走。

几人简单认识了一下,白清明知道小蒙带来的人就是苏皓,急忙握手自我介

绍,然后又介绍了一遍小李老师。

苏皓握住小李老师的手,手指轻轻一勾小李的手心,说道:[没想到清明的

女朋友这么漂亮,气质这么好] 感到苏皓触感的小李急忙收回手,呵呵一笑说道:

[苏总过奖了] [对了,小李老师,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 [啊?] 几人奇怪

的看着苏皓,难道他看上了小李老师?这也不对,白清明就在这里,没道理苏皓

这么没脑子吧。

[别误会,我是想给本地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在市里建一所新学校,我看

小李老师文化各方面都不错,想着以后不一定请您过来,做个教导主任什么的]

小李闻言先是一惊,然后大喜,自己刚教书没多长时间,本地也不缺老师,想要

升职太难,听说学校很多女老师为了升职,都跟皮长山,也就是谢广坤的女婿睡

觉了。自己可不愿意跟那个四眼仔睡觉,如果苏皓真的能投资一所学校,自己做

了教导主任,那可是最大的幸运。她也没有理白清明不太乐意的表情,把号码和

微信都告诉了苏皓。

等小李老师走后,白清明有些不太高兴,王小蒙看出了他的情绪,急忙把苏

皓请进屋子。

几人讨论了一会儿后,王小蒙提出了希望苏皓可以在豆制品厂投资的想法,

苏皓摇摇头,说是不看好这个项目,还需要考虑考虑,小蒙又搬出了上海清美集

团,说是对方很看好她,两家一直是深度合作,但是哪里知道苏皓只是呵呵一笑,

说道清美不过一家小企业罢了,眼光不够长远。

[苏总,请您再考虑一下,我们有绝对的诚心和诚意] 王小蒙有些急了,实

际上她现在急需要一笔资金注入,不然厂子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旁边的王老七

也是有些着急,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随后,苏皓又表示自己要在当地重新建立一家豆腐厂,投资七百万左右,这

一下王小蒙一家和白清明都懵了,这要是真让他投资了,自己家的豆腐厂估计几

天就得关门了。

王小蒙急忙再次邀请苏皓给自己投资,说自己现在很需要钱,家里如何如何

困难,打起了委屈牌,白清明刚才有点生气,不愿意过多跟苏皓沟通,但是现在

听到苏皓要自己开厂子,那自己不是要失业了吗?也开始乞求苏皓了。

[这个,我考虑之后,再说吧] 苏皓说完就站了起来,王小蒙暗道也不能逼

得太紧了,招待苏皓在厂子里转了一圈,给苏皓尝了几块豆腐,苏皓点点头说不

错。

[苏总,怎么样,不错吧,我们厂子出的豆腐,大家一致好口碑] 苏皓点点

头,吃完最后一口,看着王小蒙说道:[小蒙你的豆腐确实很好吃] 王小蒙哪里

知道苏皓话外之意,白清明却听了出来,心里暗道刚才苏皓说什么重新投资建厂

都是扯淡,无非是为了得到王小蒙,他看了看正在跟苏好说话的小蒙,舔舔嘴唇,

暗骂一声苏皓,这次怕是完了,他自己本来想着谢永强残废了,自己说不定有机

会可以勾搭上王小蒙,得到这个厂子的实际控制权,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苏皓。

小蒙带着苏皓又转了转,几人从厂房出来,又准备去谢永强的果园看看。

白清明开车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几人就到了山上谢永强的果园中,王技术员

正和陈艳楠在讨论最近果树的问题。

[艳楠,最近多亏你了] 王小蒙握住陈艳楠的手说道,自从谢永强瘫痪以后,

整个果园都是王技术员在打理,要不是陈艳楠经常过来帮忙,十个王技术员都不

够使的。

经过王小蒙的介绍,陈艳楠也认识了苏皓,她其实早就知道了,宋青莲已经

打过电话了,意思想要介绍苏皓给陈艳楠认识,偏偏苏皓对陈艳楠还没有太大的

兴趣,觉得她没有什么特点,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去看果树。

陈艳楠见苏皓不怎么搭理她,只跟王小蒙说话,心里一阵懊恼,不过她这个

人不好争抢,很快也就释怀了。

从果园出来后,几人商量着一块去吃个饭,到了村里一家饭店,几人点好菜

上了酒,席间王小蒙多次提出请苏皓投资,但是苏皓都没有正面回答,想到家中

情况的小蒙不禁多喝了几杯,不多时,小蒙酒意浓厚,脸颊生红,显得分外娇媚,

苏皓看的是食指大动,但是碍于在场这么多人,不好干什么。

酒过三巡,几人各自回家,白清明把苏皓和王小蒙送到家门口,正要下车去

送,不想苏皓抱住小蒙的腰,将浑身疲软的小蒙搂在怀中,对白清明说道:[清

明你先回去吧,我送小蒙回房间] [好的苏总,那就麻烦您了,永强估计都等急

了] 白清明心中暗骂苏皓,让苏皓送已经醉成烂泥的王小蒙,这不是送肉入狼口

吗,但是自己还不能阻止苏皓,临了只能把谢永强搬出来希望可以唬住苏皓。

苏皓呵呵一笑,看看院里,一点灯光都没有,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按照这

几天的观察,谢永强每天晚上十一点多肯定就睡着了,谢广坤夫妇睡得更早,现

在这个院子里还睁眼睛的就他和一个眼皮半睁的王小蒙。

等白清明走后,苏皓扶着王小蒙回到自己屋子里,今天王小蒙穿了一件白色

的连衣裙,苏皓找到拉锁,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把小蒙在

炕上放好,自己又出去在另外几个房间门前偷偷听了听,里面都是传来匀称的呼

吸声鼾声,看来都睡死了。

苏皓回到房间上炕,把王小蒙胸罩脱了下来,王小蒙虽然醉了,但是身体还

是有力气的,下意识的就开始配合苏皓,让他很轻松的把内裤也脱了下来。

王小蒙年轻时皮肤偏黑,后来挣了钱,也学会了保养,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

白费,现在的王小蒙,皮肤白白嫩嫩,尤其胸前的巨乳,更是让苏皓馋的流口水,

他抓住小蒙的乳房,轻轻一捏,小蒙娇呼一声,呻吟道:[永强~]苏皓冷笑一声,

趴在小蒙身上,一手捏住乳头,一手探到她的蜜穴上,轻轻一恩,小蒙又是一声

呻吟。

[永强~]

[叫老公]

苏皓一边蹂躏着小蒙,一边亲吻着她的嘴唇,小蒙气息已经紊乱,娇呼一声

老公,这一叫,让苏皓浑身抖了一下,他贪婪的亲吻着小蒙的双唇,嘴里的酒气

仿佛都变成了沁人心脾的香气,苏皓分开小蒙的双腿,从她的脖子一路向下亲吻,

到了胸脯的位置,含住了映红的乳头,小蒙呻吟越来越密集,苏皓抱住小蒙的大

腿,问道:[喜欢吗]

[喜欢~喜欢~]

[喜欢什么呀?]

[喜欢~喜欢你舔我~]

小蒙口齿不清的诉说着,苏皓邪笑一声,又开始围绕小蒙肚脐舔着她的肚皮,

就好像要一只恶狼要吃掉小白兔一般。

[喜欢谁舔你呀]

[喜欢老公舔我~]

小蒙双手揉着自己的双乳,眼睛紧闭着,眉头紧蹙,她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

蜜穴早已经湿润,苏皓继续往下,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小蒙的阴核,小蒙呻吟

道:[老公,好舒服~ 老公~ 我好舒服]

[小蒙好骚啊~]

[老公~小蒙骚~小蒙骚~]

苏皓舌头慢慢伸进了小蒙的蜜穴内,继续勘探着神秘花园,小蒙舒服的抓住

苏皓的头发,腰都快要供起来了。

[老公~插小蒙~老公]

苏皓握住鸡巴,对准小蒙的香穴,噗嗤一声插了进去,小蒙这么久以来只能

用冷冰冰的假鸡巴,这突然进来了一个真鸡巴,情不自禁的大声娇呼。吓得苏皓

急忙捂住她的嘴巴,稍微听了听不见动静,又色胆包天的开始侵占王小蒙。

而此时隔壁已经在轮椅上的谢永强一下子醒了过来,他一直在家里等着王小

蒙,不知不觉的就在轮椅上睡着了,听到刚才的一声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看了看

墙上的表,都这么晚了小蒙怎么还没回来。

这时他听到隔壁呻吟声,谢永强脑子轰的一声,他操控着轮椅到苏皓门前,

苏皓在进门的时候因为着急,没有把门关上,里面的内容从门缝看的一清二楚。

此时门外的谢永强,真真切切的看到里面,自己心爱的妻子,被苏皓压在身

下,而王小蒙还在配合的娇呼呻吟,谢永强瞬间感觉气血翻腾,火气一下子冲到

了脑子里,他恨不得一脚踹开房门,可惜腿残废的他没有办法,毕竟谢永强是个

怂人,又想到自己进去了是否能打得过苏皓,他竟然犹豫了起来。

看着苏皓的鸡巴在王小蒙蜜穴内进进出出的,谢永强发现自己居然有了反应,

以及很久都没有硬过的鸡巴居然撑起了裤裆,他是又气又怒,气的是自己不争气,

自己老婆被别人草,怒的也是自己不争气,看着老婆被别人草,鸡巴居然硬了起

来。

[老公~好舒服~小蒙舒服~]

王小蒙抱住苏皓的脖子,任由苏皓把她压在身下疯狂的操着。

[老公~老公~]

王小蒙每喊一次老公,谢永强鸡巴就增大一些,谢永强看了几分钟实在忍不

住,脱下了裤子,低声骂道:[骚货,贱逼,烂逼] 他这辈子都没说过脏话,今

儿这也是气的不行了,谢永强一边搓着鸡巴,一边看着小蒙的粉肉被苏皓操的一

翻一翻。

[宝贝~叫白清明也过来草你好不好~]

[好~清明也来草小蒙~]

门外谢永强听见小蒙这么说,忍不住扑哧一下子射了出来,长时间没做过的

他射了自己一手,擦了擦手,谢永强看看里面,紧紧握着拳头,然后叹息一声,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老公~老公~]

小蒙的声音越来越大,谢永强强撑着爬到炕上,用被子把自己的耳朵捂得严

严实实,此刻的另一件房子里,谢广坤和永强娘也被这两声给叫了起来,瞪大眼

睛看着对方。

[老头子,看来永强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啊是啊]

老两口很久没有听到小蒙的叫床声,小蒙不叫,就代表谢永强还没有恢复,

这次叫的这么大声,看来谢永强以及恢复了人事能力,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还以为现在是谢永强和王小蒙在做爱,哪里能想到是苏皓在暴草他们的

儿媳妇。

[老公~用力~草死小蒙]

[忍不住了!骚货!]

[草死我~啊~老公~]

苏皓咬紧牙关,用力的突刺起来,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苏皓低沉的

闷吼,精子一滴不拉的全都射进了小蒙的香穴里。

小蒙满足的长长呻吟几声,苏皓一身臭汗的躺在小蒙旁边,他的酒劲也开始

上头了,搂住小蒙没一会就睡着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

[啊!] 小蒙低叫一声,看着身边的男人先是疑惑,随后就是惊怒交加,她

平时需要早起来收拾家,做早饭,身体早就记住了这个习惯,这次她一睁眼,看

到的居然是同样赤裸着身体的苏皓。

[唔]

苏皓被小蒙一叫,揉揉眼睛也醒了过来。

[苏,苏总,这是怎么回事] 小蒙满脸怒气的看着苏皓,摸摸自己的下体,

黏糊糊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且小穴有些微微发痛。

苏皓一脸坦然的说道:[就时这样呗] [你!你怎么能这样!] 王小蒙已经

是怒火冲天,脸上又怒又羞,两行泪水竟然流了下来,她是一个很清纯的人,当

年王兵用钱诱惑她,白清明用色勾引,她都没有上钩,现在居然被苏皓给占有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怎么样,难道你不舒服吗] 苏皓的话,让王小蒙羞

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情急之下说道:[你,你,你等着,我现在就报警] 王小蒙

说着就开始找自己的手机,苏皓不紧不慢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视频,递到她

手里,说道:[报吧] 王小蒙先是奇怪,然后看到手机上正播放着一个视频,正

是自己在车里用假鸡巴自慰的视频,王小蒙羞的把手机扔开,怒道:[你这是什

么意思] 苏皓把手机捡起来,看着里面的内容,慢悠悠的说道:[王小蒙,事情

已经发生了,没办法改变,谁让咱俩昨天都喝多了呢,这样吧,为了补偿你,我

给你厂子投资一部分钱,谢永强那个果园呢,我也考虑考虑投资一部分]

[你以为用钱就能解决了吗]

王小蒙怒吼一声,为了不让外人知道,她还特意压低了声音,苏皓呵呵一笑,

说道:[你同意最好,不同意就报警,大不了警察来的时候,我就把这个视频放

到网上,到时候,你可出名了,谢永强不能人道也出名了,你们老谢家老王家,

整个象牙山都出名了] 王小蒙现在随是愤怒不已,但是又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

苏皓的威胁算是正中下怀,她就怕外人知道谢永强不能人伦的事情。

两人沉默片刻,苏皓又劝了劝她,说自己愿意帮助王小蒙,把厂子做大做强,

王小蒙虽然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在面对苏皓这样的威逼利诱时,也失去了主意,

只能默认了这件事情。

见王小蒙默认,苏皓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轻声说道:[小蒙,我爱你,做

我的情人,你的逼以后要随时让我草] 王小蒙本想反驳,但是苏皓强有力的怀抱,

让她一句反抗的话也说不出来,她和谢永强忙于工作,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温

存。

又过了一会儿,王小蒙穿好衣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把谢永强叫了起来,

谢永强见王小蒙现在才回来,知道她肯定是和苏皓睡了一夜,心里是又酸又怒。

[小蒙你怎么才回来呀]

[哦,我,我那,那个昨晚喝多了,然后就去我爸妈那边睡了] 小蒙躲避着

谢永清的眼神,收拾着东西说道,谢永强心里暗骂一声,又想到小蒙昨晚被苏皓

暴草的场景,鸡巴不争气的又立了起来,他一把扯过王小蒙,把她的头按在自己

的鸡巴上,王小蒙先是一愣,看到谢永强的鸡巴居然硬了起来,不禁大喜,眼中

满是眼泪,谢永强不管那么多,强行把鸡巴塞进小蒙嘴里,按着她的脑袋给自己

口交。

[来,苏总,尝尝这个] 八点左右,谢家人和苏皓围在一起吃着早点,王小

蒙就被苏皓指挥着坐在自己身边,苏皓一手吃饭,一手贪进小蒙的裙子,玩弄着

她的香穴。

谢永强看着苏皓和王小蒙,见自己老婆脸色潮红,苏皓谈笑风生,自然猜到

了桌下是个什么光景。但是他越想象,鸡巴就越胀。

饭桌上苏皓宣布将要给小蒙厂子投资三百万,老谢家人激动的跟苏皓道谢,

王小蒙笑着说道:[苏总您看,大家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

[呵呵]

苏皓笑了笑,附在小蒙耳边低声说道:[我看你是高兴的合不拢腿] 小蒙听

到苏皓的话,羞的低下了头,对面坐在轮椅上的谢永强都快把手里的筷子捏断了。

吃完了早饭,苏皓和王小蒙去她家签订了基本协议,正闲聊的时候,王老七

进来说是有人找苏皓。

苏皓走出去一看,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身得体的西装,显得很干练,

见到苏皓走过来说道:[苏总] 苏皓思索一下知道了,这个吴德明,也是自己公

司的人,他负责的就是投资,简单的交流下知道了他此来的目的,苏皓已经来这

边好多天了,也没有确定投资项目,企划部派他来查询。

[恩,我已经确定了几个投资] [明白,但是这几个项目,企划部并不认同,

不过鉴于钱不多,就算是您出来散心花了,但是接下来的投资,请让我和您一同

选择] 苏皓再一次回忆原本这个世界中[苏皓] 的记忆才明白,原来根本不是自

己想象的那样,不是说老总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事,主要做决定的,是公司的几

个部门,这一次他出来,所谓的投资,不过是几个公司为了让他放个假而已,又

怕他受委屈,就给他出了一部分钱以投资的姿态来到东北。

哎,苏皓暗暗叹息一声,原本以为老总就是自由的,没想到根本不是,难怪

看现实世界中那些有钱的大老板忙的脚不沾地,自己还想他们都是装样子,没想

到真的是身不由己。

[苏总,请您不要不高兴,企划部也是为了您好,几千万虽说不多,但是这

钱都是公司同仁费尽心思赚来的,所以企划部那边,怕您····] [好啦好啦,

我知道了] 苏皓心中暗骂,不就几个钱么,这么大个公司,还在乎这点钱,自己

身为老总,花点钱还得受管理。

[关于投资,苏总,这是我来的时候做的报告] 吴德明把一份纸质报告交到

苏皓手里,苏皓摆摆手,说道:[你说吧,我不看] 吴德明一愣,平时就算是再

小的投资报告,苏皓都要看一看的,怎么现在都不看了,轻咳一声,说道:[那

我就简单的说,这个象牙山村确实不错,不论是地理位置还是资源,投资的可行

性不错,所以公司决定在这边投资一家养殖场] [养殖场?] 苏皓想了想,村子

里已经有了吧,刘一水开设的不就是养殖场么。

[这个村子已经有养殖场了]

[知道,不过规模太小] 吴德明不愧是投资部的人,说话也是大开大合,他

很瞧不上刘一水的场子,说道:[公司决定投资三千万,建立一家规模,设备,

人员都及其完善的养殖场] 旁边的王小蒙等人一听,心里大惊,这要是让苏皓开

了,恐怕刘一水的养殖场很快就会被挤得倒闭。

王小蒙想要劝劝苏皓,见吴德明一副不可反抗的姿态,也不好张嘴,旁边的

王老七机灵,急忙转身回家跟刘一水通风报信去了。

吴德明为了继续考察,他去了山庄居住,苏皓则继续留在村子里,他正在谢

广坤家院里坐着,门口传来汽车的声音。

没两分钟,刘一水和谢小梅提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谢广坤看到刘一水来,

赶忙站起来招呼道:[一水,小梅,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没事,就是过来

看看您] 刘一水话是这么说,却把东西放在苏皓面前,掏出一支烟递给苏皓,说

道:[苏总您好,我是刘一水]

[认识认识]

苏皓笑着接过烟来没有点,问道:[一水你过来是?] [没事没事,就是过

来看看广坤叔] 刘一水搓着手站在那里说道,旁边的谢小梅一翻白眼,坐在苏皓

旁边,笑盈盈的说道:[是这样的苏总,我们听说您也要开办一家养殖场]

[是有这个想法]

谢小梅不愧是这个村子里最讲究的女人,搭配衣服很得体,尤其是那双丝袜,

看的苏皓直流口水。

谢小梅见苏皓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腿,想到他上次当着自己面买避孕套,脸

不禁一红,继续说道:[我和一水过来,就是想跟您商量一下,这个,这个事情

能不能····] 谢小梅话没有说完,苏皓知道她的意思,是怕自己投资的养殖

场把她们挤垮。

[这个嘛····]

苏皓低头看看谢小梅的黑丝袜,舔舔嘴唇,表情为难的说道:[这是公司的

决定,我虽然是老板吧,也不能···] 话是这么说,但是话外之意,就是还有

的商量,谢小梅见苏皓一直盯着自己,她呵呵一笑,把手搭在腿上,阻止苏皓的

目光,说道:[这个事以后再说吧,苏总,咱们一块出去吃个饭吧,我家一水一

直仰慕您,想跟您喝两杯] 谢小梅说完,推了推刘一水使个颜色,刘一水急忙说

道:[对呀,苏总,咱中午一块出去喝点吧] [广坤叔,一块走吧,广坤叔!]

刘一水叫了两声见谢广坤都没有反应,推了一下谢广坤。

[啊?哦,我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去吧] 苏皓呵呵一笑,这老色鬼,刚才

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谢小梅的丝袜美腿。其实如果是平时,谢广坤一定会去,但

是现在苏皓就在他家住,也就不用急着贴苏皓。

几人从老谢家出来,问苏皓想去哪里吃,苏皓最近都在吃村里饭,有些腻歪

了,提出要到县里,几人就开车朝县里最好的饭店走去。

酒桌上,刘一水也是跟苏皓开始诉苦,苏皓一边听他说,一边用余光看着谢

小梅,谢小梅刚才也喝了两杯,小脸微红,显得格外诱人。

谢小梅和刘一水一左一右,让苏皓坐在中间,苏皓见刘一水喝的挺多,说话

也不清不楚,扭头对谢小梅说道:[小梅,一水喝多了,就在这给他开个房间吧]

[好~]

谢小梅点点头,说道:[苏总,来我再敬您一杯] 苏皓却没有端酒杯,说道:

[小梅啊,你们想什么,我知道,但是这个事情,确实不好做的] 说着,他手拉

住谢小梅的手,说道:[这么漂亮的手,怎么没有个好的装饰品呢] 苏皓招呼一

声,一个服务员推门进来,递给苏皓一个盒子,苏皓拿住后打开盒子,是一枚钻

石戒指。

苏皓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旁边有一家金店,这里只是一个小县城,交代

服务员去买一个最贵的,也就是几万块钱,谢小梅看到那枚戒指眼睛都亮了,她

虽然见识还算多,可是毕竟也没有出过东北,见苏皓居然要送她一枚戒指,惊得

捂住了嘴。

[苏总,这,这不合适] 谢小梅低下头,扭过去不看苏皓,但是眼睛却瞟着

那枚戒指。

[呵呵,有什么不合适的] 苏皓回头看看,刘一水已经坐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鼾声震天响。谢小梅抿着嘴,依旧摇头道:[苏总,我结婚了] [哈哈,我们互

相喜欢不就行了] 苏皓一把拉过谢小梅,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手放在谢小梅的

腿上轻轻的摩擦着。

[可是,可是] [小梅,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了你,咱们老实说,刘一

水的厂子要是没有你,根本发展不到现在,我觉得,你应该放开他,自己闯一番

事业] 苏皓这话算是正准谢小梅下怀,她本来就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女人,原本

跟刘一水,就是因为他有一个充满朝气的厂子,但是没想到刘一水本人却是束手

束脚,经常意气用事,直到现在,厂子也没发展起来。

苏皓见谢小梅不说话,继续引诱道:[小梅,你跟了我,我也不要你离婚,

我把我们公司的新厂子交给你,让你做总经理] 听到这里,谢小梅算是真的动心

了,看着苏皓问道:[真的吗?] [小梅,我不会骗你的] 苏皓拍着胸脯保证道,

放在谢小梅腿上的手用力一捏,谢小梅叫哼一声,彻底贴在了苏皓的身上,她看

了看已经睡着的刘一水,抱住苏皓跟他接吻起来。

[唔~]

毕竟是在自己丈夫面前,谢小梅还是有一点放不开看,苏皓也看了看刘一水,

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招呼服务员进来,帮着一起扛着刘一水去开房。在这个世

界中,男女开房要出示结婚证,最近谢小梅经常和刘一水跑外地,结婚证也一直

随身携带,交给前台后开了一间房,苏皓给自己也开了一间,上了楼,服务员把

刘一水放进房间,却看到苏皓拉着谢小梅的手就进了自己的房间,这下服务员都

傻眼了,这是干什么,刚才柜台前明明那个女的跟现在喝醉的男的是两口子,怎

么跟另一个男的进房间了,现在玩的这么嗨吗?

关上了房门,苏皓把谢小梅抱住,两个人开始激情的湿吻,谢小梅也很配合

他,一边迎着苏皓的吻,一边帮苏皓脱去衣服,苏皓把谢小梅推在床上,谢小梅

娇羞的阻止了苏皓,说道:[我,我想先洗个澡] [好啊,洗个鸳鸯浴] 谢小梅

害羞的点点头,她从来没有跟男人一起洗过澡,任由苏皓把她的衣服脱光,两人

进浴室放开了水,搂在一块。

[小梅,你的皮肤真好] 苏皓搂着谢小梅,抚摸着她的屁股,感受着那份弹

性,手指顺着股沟进去,轻轻一按小菊花,谢小梅呻吟一声,盯着苏皓娇滴滴的

说道:[苏总,讨厌,不要碰那里,脏] [你叫我什么?]

[啊~]

苏皓说着,又是一按,谢小梅依偎在苏皓的怀中,瞪着大眼睛含情脉脉的说

道:[老公~]

[乖~你跟刘一水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讨厌~老公~]

谢小梅拿着苏皓的手,放在自己的蜜穴上,舔着苏皓的脖子说道:[上次和

他做爱是昨天,现在逼逼里还有他的精液呢] 苏皓奇怪的问道:[这些话都是谁

教你的] 谢小梅红着脸,说道:[都是刘一水教的] 哎呦,苏皓暗道一声人不可

貌相,刘一水那么一个老实人,在床上这么疯狂吗?

[乖,想不想吃老公的大鸡巴]

[想吃~]

谢小梅蹲下,双手捧住苏皓的鸡巴,含在嘴里用小舌头来回的打转,苏皓舒

服的大喊一声爽,抚摸着谢小梅的头发啊,问道:[小骚货,是刘一水的鸡巴好

吃还是我的好吃啊?] [老公的好吃,老公的鸡巴香~]谢小梅舔了片刻,苏皓将

她扶起来背对着自己,谢小梅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暗暗说一声一水

对不起,自己也是为了事业。

[啊~老公~老公~]

鸡巴突然的插入打断了谢小梅对刘一水的愧疚,苏皓的鸡巴沾着她的口水,

很容易的就插了进去,苏皓搂着她的腰,一边缓缓插着,一边问道:[刘一水的

鸡巴舒服还是老公的鸡巴舒服啊?]

[老公的舒服~老公插得深~]

谢小梅知道这个宾馆的隔音特别的好,叫声也就越来越大。[老公~ 老公~

插我~]谢小梅转过身来,抬起一条腿,像一条小狗撒尿一样,苏皓从侧面插着谢

小梅。

[老公~ 骚逼痒~ 老公~ 痒] [小骚货,我操死你!] [操死我~ 老公~]苏

皓把谢小梅抱出浴室,放在床上,让她穿上那条黑丝袜,苏皓又把中间撕了一个

洞,问道:[刘一水有没有让你穿着丝袜]

[没~没有~老公~插~小梅痒~]

苏皓哈哈一笑,分开她的双腿,再次插了进去,苏皓抓住谢小梅两只小脚,

放在鼻尖嗅了嗅,有点酸味,谢小梅见苏皓这样,更加的害羞,苏皓一边舔着谢

小梅的丝袜美脚,一边插着她的淫穴。

[宝贝,我要射了~]

[射进来~老公~射进来~]

[那你以后还让不让老公草]

[就给老公草~不让别人草~老公~]

苏皓抓住她的腰,猛地一阵冲刺,把精液统统射进了谢小梅的香穴内……

[老公~好舒服]

苏皓哈哈一笑,搂着谢小梅温存了一会,谢小梅去浴室洗了洗,出来说是想

去刘一水那边照顾他,毕竟他喝了那么多的酒。

躺在床上的苏皓点点头,说道:[去吧,把丝袜留给我] 谢小梅红着脸把丝

袜叠好放在苏皓的手里,急匆匆的就出去了。

这时候苏皓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小李老师打来的,苏皓眼珠子一转,

就接了起来。

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原来是小李老师有一个老师群,大部分都是刚毕业

的师范学生,都找不到合心意的工作,无意中聊起来苏皓要投资一所学校的事情,

大家都有了兴趣,就催着小李老师询问询问,毕竟私立性的学校设备工资等更加

的好。

约了一个见面的地方,苏皓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副总打过来的,说是在

市里看好了一个地方,可以作为办公地,苏皓表示先不要看那些了,让她回来先

跟谢小梅一起着手准备新的养殖场,然后过段时间带她回上海。

跟谢小梅说了一声,苏皓打车到了小李老师说的咖啡店,坐下后听小李老师

说了她的诉求,苏皓装着为难的摸着下巴,说道:[小李啊,这个事情不好办]

[那,那就没有希望吗?] 小李脸色有点不好,她认为苏皓之前跟她说的,不过

是随口而已,并不当真,苏皓见她有点不高兴,呵呵一笑,说道:[不过凭我们

公司的关系,让你去市中学当个普通领导,应该还不是问题] [真的?] 小李瞪

大眼睛看着苏皓,见他点点头,高兴的叫过服务员来又点了一些东西,苏皓脑子

里刚才思索了一下,他们公司虽然在上海,但是和东北这边许多高官每年都有来

往,所以办这件事,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咱们出去走走吧?] 吃喝的差不多了,苏皓提出到附近的公园去溜达溜达,

小李想了想,不过是去走走,应该没什么大碍,两个人结了账就朝附近的公园走

去。

路上苏皓看着小李老师,这姑娘年纪不大,但是太过于保守,这么热的天穿

着长裤长袖,根本看不出她的身材来,偏偏天公做美,轰隆隆几声,天降大雨。

两人刚到公园就下起了大雨,苏皓拉着小李躲在附近的一个报亭里面,这个

报亭荒废了很久,不过里面很干净,小李老师浑身湿透,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凹

凸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见苏皓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小李老师缩缩脖子,躲

在一边,和苏皓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雨越下越大,外面还刮起了大风,小李老师浑身都是湿的,冻得瑟瑟发抖,

坐在墙角的苏皓想了想,说道:[小李,天气突然变得这么冷,这附近还没有什

么取暖的地方,不如你过来咱俩靠着取暖] [不,不用了] 小李见苏皓的眼神,

就像一头狼一般,哪里还敢靠近苏皓。她咬紧牙关,尽量不让牙齿颤抖,突然,

她感到后腰一热,一回头吓了一跳,苏皓尽然从后面将她抱住。

[不行!] 小李一把将苏皓推开,冒着大雨跑出了报亭,苏皓看着小李的背

影冷哼一声,拿出手机给吴德明打了一个电话。

这边雨停之后,苏皓返回了宾馆,刘一水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几人收拾了一

会,就开车返回象牙山村。

路上刘一水一句话都没说,全程都是谢小梅和苏皓在交谈,到了谢广坤家苏

皓下车,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后谢小梅他们就走了。

返回养殖场的路上,刘一水忽然一脚刹车,晃得正在补妆的谢小梅怒嗔到:

[一水,你干什么呀] [小梅] 刘一水看着谢小梅,说道:[你丝袜呢]

[啊?]

谢小梅一怔,躲开刘一水的目光,说道:[忘,忘在那个宾馆了,那会儿

太热我就脱了] [哦] 刘一水点点头,继续驱车朝前走,忽然又说道:[小梅,

我知道你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我也不想说你什么,就

是····希望你记住我俩是夫妻] [一水,你多心了] 谢小梅偷偷看着手机上

苏皓刚才发过来的照片,那张照片中,苏皓的鸡巴插在谢小梅的嘴里,谢小梅比

出了一个耶的手势。

御天剑道无限仙缘版

火狐彩票

枪之轨迹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