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台滥用K他命严重成瘾者得终生包尿布生活《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1:06:08 阅读: 来源:广告机厂家

据台湾媒体报道,高雄医学大学药学院院长李志恒指出,K他命在台湾滥用严重,警方查缉到的人数逐年上升,代表着背后庞大的使用人口“超乎想象”。他强调,台湾学界曾作过一项指标研究,K他命成瘾性低,长期使用的危害性却仅次于被列为二级毒品的安非他命。

毒品指标评分:成瘾性低的三级K他命比序提升到二级,且评分高于大麻。

他表示,曾听过某协助勒戒的社福团体反映,过去戒毒者都是海洛因成瘾,现在却以拉K者居多,且都已到频尿、得终生包尿布的程度,“成瘾性不能与危害性画上等号!”他呼吁司法单位在评估成瘾性高低的同时,也应将使用的后遗症一并纳入考量。

高医大药学院曾接受“卫生署”委托,进行列管药品指标研究,分为成瘾性、滥用性及社会危害性等三项指标,再各自细切为三到四个细项,邀请10位公共卫生、精神、犯罪学领域的学者专家,为各类毒品重新给予评分。评估结果竟发现,各级毒品中,只有被列为三级的K他命,比序提升到二级,且指标评分低于安非他命,却高于大麻。

李志恒说,司法单位考量K他命改列二级后,会造成监狱爆满、影响学生受教权等问题,不过反观90年代安非他命改列二级毒品的历史,在供给面、需求面都受到管控后,十年内监狱人口从起初的暴满状况趋于稳定,直到2000年后才有K他命、摇头丸等“俱乐部型”药物兴起,显见K他命改列二级并非不可行。

至于K他命升级后,会不会又有更新型的复合式毒品成为青少年新宠?李志恒指出,参考美国政府管理毒品的经验,可针对同样化学结构的药品进行管控,或增列紧急列管制度,“法务部”可在评估特定毒品有危害性的前提下,提出暂时列管半年的措施。

李志恒表示,目前台湾针对一、二级毒品使用者,已建置戒治及判刑准则,相关单位只要针对学生订定落日条款,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与其担忧K他命使用者的权益问题,不如从毒品制造端、贩售端祭出重罚,才能从根本抑制K他命泛滥。

奔波校园除不了毒瘤一位反毒志工的弃守

“很无力!”慈济志工黄瑞芳谈起以切身之痛参与“法务部”巡回校园、监狱的反毒宣导,竟是声声的感慨,因为看到毒品渗入校园愈发严重,“不是泛滥,而是瘫痪校园了。”

“怎么会愈宣导,反而情况更严重?”黄瑞芳百思不解,也因此让他感到无力又无奈,成了慈济志工的“逃兵”,回到云林老家一心照顾年迈的母亲。

2、3年前,黄瑞芳担任“法务部”反毒宣导志工,走遍南北,踏入校园和监狱,以毒害的“见证人”做反毒宣导。“曾有一名妈妈跟我说,她的儿子是资优生,有天却跟她讲,想要试看看到底吸毒会怎样?”黄瑞芳说,到校园宣导反毒时,更常碰到有学生问他:“要吸(毒)几次才会上瘾?”

黄瑞芳说,好奇、同侪怂恿是青少年第一次接触毒品的主因,“还有人对自己太有自信,认为有足够的意志力可以克制自己不上瘾。”黄瑞芳语重心长地说,当你有想要尝试的念头时,代表你就是上瘾了,“因为毒品是魔,会削弱你的意志力。”

看到毒品泛滥日益严重的新闻,竟还有博士生涉及制造毒品,黄瑞芳既痛心又无力,尤其毒害渗透校园“已到了瘫痪地步”,担任反毒志工的他也只能“救一个、算一个”。“现在的孩子没有所谓怕不怕的问题,”黄瑞芳说,告诉他们吸毒会导致膀胱无力,终身得包尿布等种种毒害后遗症,“但青少年多半心里想:“会那么恐怖吗?”反而好奇心驱使之下,接触毒品。

黄瑞芳说,目前危害青少年最严重的是K他命,几乎都是由帮派渗入校园,“以前黑道搞特种行业,做酒店、开赌场,结果警察扫黄、查赌,黑道就把脑筋动到毒品上。”黄瑞芳说,因K他命列为三级毒品,吸食或是贩卖被捉到,顶多罚钱就没事,黑道帮派于是拿它来吸收校园学生成为帮派份子。

“聚沙也能成塔,”黄瑞芳痛心地说,别以为K他命价格低,但是一个学生沉沦、二个学生沉沦,黑道还是能荷包赚饱;而部分校长为维护校誉而“密而不报”,甚有家长反映警方“知而不办”、“因为办K他命没有绩效分数”,校园终将被毒品瘫痪!

离谱大学生下课号召吸毒

苗栗地检署主任检察官林李嘉侦办一起校园贩售毒品,黄姓主嫌吸收4名高职生校园卖K他命,4名学生一天赚500元(新台币,下同)到1000元,却使校园沉沦,林李嘉直斥这种行为与杀小孩无异,将黄起诉并求处25年重刑。但毒品入侵校园仍越来越严重,帮派或犯罪集团用毒品操控学生,先免费吸食,成瘾后开始收费,这些学生为了买毒,最后变成小药头,扩展成校园的毒品交易网络。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K他命,我的货源很充足,我示范如何吸…”、“免费试,吸了会很爽”这些对话,竟然出现在彰化县某科技大学夜间部下课十分钟的教室里,拿K他命向同学炫耀推销的人,是班上当康乐股长的吴姓男大学生。警方接获检举约谈吴,他坦承在教室推销K他命,每包毛重0.3公克可卖1000元,“很好卖”。

吴不但示范如何吸食,也怂恿在场的同学试试,还向同学“挂保证”,大家也不用怕,拉K不违法,大家先免费尝鲜,想买的时话再打手机给他。事后果有不少同学“下单货”,吴生意越做越大,也吸收高中职中辍生当下线,打入初高中校园。

办案员警说,现行毒品危害防制条例把K他命列为第三级毒品,必须持有超过20公克才算违法,但要一次查获20公克的K他命“难上加难”,没有人会一次带那么多在身上,所以毫无吓阻作用。

最近,基层员警在查缉毒品案件时,常监听到大学、高中职校园里流传“要不要去五百那里”、“买爱迪达的衣服”、“买跳跳糖”等暗语和简讯,都是是买卖K他命、摇头丸的暗语。员警也惊讶发现,近年如雨后春笋般林立的便利店,因店内外都提供座椅,人潮多,又不易被查觉异样,有不少青少年会约在超商买卖K他命。

全民建造者游戏

万利棋牌正式版

同人精忠报国岳飞传安卓版

帝国英雄最新官网下载

相关阅读